白日光景

铠约,盾铁,超蝠,贱虫|・ω・`)摸鱼写文的鱼摆摆

【铠约】气息ABO (A/B)下


#ooc预警
Alpha铠XBeta守约(双箭头暗恋)

好像有点甜过头了,短小而且齁的牙疼😂铠被我私心写的温柔了些,不过总算是完结了1551,感谢捧场,爱你们( ー̀εー́ )!!!【没错,我就是打着ABO的名号在谈恋爱5555为什么会变得这么清水,想给自己一刀15551】


——————————————————————


胜利的号角吹散了冬日里最后一缕阴霾。旗帜在敌方的总部大楼上恣意飘扬,军队步伐整齐地从街区走过,乐队奏响了斗志昂扬的进行曲,马路上人群集聚,欢呼着将鲜花和彩带撒在凯旋的将士们身上。

历时四年的反侵略战争终于结束,敌方最终签署了投降协议,整座国家都陷入了欢庆的海洋,报童在马路上挥舞着报纸,扯着嗓子传达着胜利的讯息,人们手牵着手毫不羞怯地拥抱亲吻,总统热情地与将士们一一握手,感谢他们为国家所做的努力。

电视中循环播放着举国欢庆的场面,在欢快的背景乐里,守约将自己的战衣小心地叠好,抚摸着衣前挂着的大大小小的勋章。

终于,他们可以回家了。

刘邦是最先离开的一波人,他带着装有韩信骨灰的小盒子,背上为数不多的行李,准备回家看看。

"虽然那里估计还是一片废土,但是,终究会变好的不是么。"刘邦耸了耸肩,他的家乡是第一处陷落的地方,敌军的轰炸机几乎将整个城市夷为平地,但他还是想回去。

"我想我的好兄弟也想回去看看,毕竟那里可是我们长大的地方。"刘邦吹了声口号,指尖毫不客气地弹了弹装有韩信的小盒子,丝毫不担心他撒出来,就像韩信还活着的时候一样,他俩见面就能大笑着给彼此一拳。

"我在想,他更在意的可能是你输给他的五块钱。"守约开玩笑道,刘邦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冲众人挥了挥手,推开门准备离开。"我们会去看望你们。"铠淡淡开口,语气平淡,但是他向来说到做到。

刘邦的没有停下脚步,他背对着他们用力擦了擦眼睛,洒脱地再次挥了挥手,步履坚定地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第二批离开的是狂铁,他在一次冲突中被炸断了右臂,现在用人造的机械臂暂为代替。他抱怨着自己现在甚至难以顺利穿上衣服,眼眸里却闪烁着喜悦的光芒。

"你们知道么,嘿,我家住在海边,那里的海鲜赞到爆,你们真的应该去试试,噢,老天,我想死大海了。"他语速超快地向他们讲述大海的魅力,一边疯狂地将自己的衣服胡乱的塞进包里,可怜的包裹几乎快炸开了,直到守约实在看不下去,亲自动手帮他整理。

"老兄说真的,你们可真不是啥好领头人,军队可是禁止谈恋爱的嘿,你们知道么,但是你们整整荼毒了我四年,四年!多么残酷。"闲下来的狂铁忍不住满嘴跑火车了,不过他说的也是对的。

军队为了防止混乱,非常时期曾经是禁止谈恋爱的,但是这种朝不保夕的大环境下,这条指令也就被当成了一团废纸,没人再去管它了,很多事情,大家都心照不宣。

活着都是奢侈,能有爱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铠给了他一个白眼,重新将目光转向专注收拾的守约,起身准备去帮忙。猝不及防间,狂铁突然拉过他,并狠狠地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用力之猛让铠甚至没能做出反应。

"珍重兄弟,不容易,真的不容易,保重。"用力拍了拍铠的后背,狂铁像个孩子一样突然号啕大哭了起来,眼泪鼻涕胡乱地蹦在铠的衣服上。

犹豫再三,铠罕见地没有推开别人,只是颇为无奈的拍了拍对方耸动的肩膀。

狂铁是个好孩子,他的年纪其实比军营大多数的人都要小,每天大大咧咧咋咋呼呼地,仿佛有说不完的开心事。

但是谁都知道,他口中这片大海,早就被战争中泄露的石油污染了,等待他的只是一片被污染的海域,那些漂亮的贝壳,翱翔的海鸥,长时间里也只有在梦里才能看到了。

不过,活着就是希望,也许一年,两年,十年,大海总会回来的。

目送着朝气蓬勃的少年坐上开往家乡的小卡车,阳光将他的眼睛照地闪闪发亮,他半个身子探出了车外,奋力地冲他们挥手,边挥手边喊着什么,可惜车子已经开远了,只能看见他的身影越来越小,最后在转弯处消失不见。

"他说了什么?"铠小声问到,守约眯了眯眼睛,嘴角还带着一抹温和的笑意,但是指骨却咔哒作响,"谁知道呢,可能是欠收拾吧。"

所以狂铁小朋友喊的什么呢。

"早生贵子啊!有空常联系!"

士兵们接连离开了,有的选择了光荣退伍,有的选择了留下,留下的大多是无所牵挂的人们,他们没有地方可去,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这类人,政府将安排他们后续的工作以及生活。

诺大的军营渐渐空了,战士们挥泪分别,带着彼此最好的祝愿各奔东西,带着希望去重建破碎的家园。

守约的包裹已经打包好了,他还不知道铠的打算,而今天他们会好好谈谈。

倚在窗沿上,守约注意到楼下停放的几辆客车,不停有士兵背着包裹登上车子,不远处有几个人嬉笑着闹作一团,互相拥抱着告别。

而几年前他在这个角度,曾专注地注视着一个人的进进出出。

熟悉的气味从身后传来,没有回头去看,守约只是习惯地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靠了上去,对方有力的手臂稳稳地环住了他的腰。

"在想什么。"铠语气温和地问到,轻轻地磨蹭着守约的鬓发,那双澄清的眸里的爱意满当地都快溢出来了。"没什么,只是觉得,战争结束了,我们还活着,真好。"守约微微一笑,转头给了铠一个温柔的吻。呼吸彼此纠缠在一起,谁也不愿意第一个放开。

为了防止分心,他们所有任务都是错开的,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之后一直在忙于授予战功勋章一类事情,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单独呆在一起了。

一吻终了,守约微微喘着气,被熟悉的信息素环绕着,让他感觉很舒适,铠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角,鼻翼微微煽动了两下。

这个小动作让守约的眼神暗了暗,因为一年前生化武器的事情,没有及时戴上过滤器的铠嗅觉严重受损。

他已经丧失了对信息素的感知力,只能释放,无法接收。经过长时间的康复治疗,也仅仅做到对正常事物的嗅觉感知,但是信息素是无法感受到了,而这让守约一直颇为内疚。

"我觉得很好,这样我就能选择我想要的气味,而不是恼人的信息素。"铠轻轻抵住守约的额头,拉回爱人飘忽的思绪。

他确实感觉很好,没有了那些恼人的气味做干扰,他能嗅到守约身上干净的肥皂香气,占有欲得到了满足,这让铠一度沉迷其中。

守约回过神来,才想起方才找铠过来的目的。他悄悄拉开了一些距离,轻咳两声,耳根微微泛红,"我就是想问问你有什么打算,你也知道,留下,或者离开。"

铠皱了皱眉头,"你想去哪里。"

守约沉默片刻,开口道:"不知道,也许去一个偏僻的城镇,阳光可以普照大地,很温暖的地方吧。"

出乎意料,对面铠的表情似乎有些委屈,还有些赌气,竟让人觉得异常可爱。

老天,这个男人可是军队里出了名的冷硬。

"你不带我么?"铠闷闷地开口,"没有把我划进计划里?你认为我会一个人离开?"守约好笑地看着这个高大的男人一脸委屈,这种表情真应该拍下来给别的将士们看看,看看他们心中的铁血汉子,冷硬型男的另一面。

忍住笑意,守约将铠打理服帖的头发又揉成了一团杂草,他眉眼弯弯,盛满了幸福。"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只要回答好或者不好。"

铠拉过在他头顶作乱的手,吻了吻指尖,浅笑道:"好。"

"光荣退伍。"

"好。"

"保护好自己安全。"

"好。"

"不要总是板着脸,多笑笑。"

"好。"

"跟我走吧。"

"...."

没有得到回应,守约诧异地回头去看,只见铠愣愣地看着他,片刻后将他紧紧拥在了怀里。声线低哑地在他耳边应了一声:"好。"

守约哭笑不得地拍了拍他宽阔的背脊,这家伙,这时候居然还以为自己会扔下他么。

真是个傻子。

守约安心地闭上眼睛,鼻头却微微发酸。

终于,一切都结束了。

———————————一年后—————————

热闹的小镇上,夕阳为大地铺上一层金装,炊烟开始升起,伴随着钟楼的报时,一天的工作结束了。

孩童们嬉笑打闹着从校园内跑了出来,乖巧地冲他们的老师挥手告别。

守约夹着厚厚地教案,微笑着与孩子们道别,不时及时伸手,扶住那几个差点摔倒的捣蛋鬼,他的余光无意间扫到不远处熟悉的身影,笑意更浓了。

"今天怎么这么晚。"铠接过守约手上的东西,陪着他慢慢往回走,"学校安排了测试,稍微晚了点。"守约答到,一边顺手将铠的领子理了理,"格斗训练怎么样。"铠冷哼一声:"一群Alpha居然不如一个新来的Omega,我都替他们燥得慌。"

小小地惊讶了一下,守约半开玩笑到,"这是怎么了,以前Alpha不如Beta,现在连Omega都解决不了了?"铠无奈的看了爱人一眼,就因为自己之前的分心,让这家伙赢了一次,他毫不怀疑守约可以就这件事情说上一年。

察觉到铠的视线,守约的笑容更大了,傍晚的小镇有着别样的温馨,家家都已经点上了烛火,等待着夜晚的来临。这一直是他所渴望的,家的感觉。

离开军队后,他们便找到了一个偏僻的小镇,协助居民们重整家园后就此定居了下来,守约选择了成为一名教师,而铠,到当地的巡逻军里,申请了格斗训练员的工作。

在最初的几个月里,由于二人严重的战后综合征,噩梦缠身,常常无法正常入眠,他们在那时总会紧紧相拥,撕咬着,纠缠着,喘息着,试图证明自己活着, 他们像即将溺水的人,将彼此作为救命稻草,牢牢抓住。

索性他们挺过来了,再也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

"过几天孩子们放暑假,出去走走?"守约试探着问到,他想去别处看看,看看他们守护的这个国家,现在是什么样子。

铠的眼睛在夕阳下染上了橘红的暖色,温柔明亮地不可思议。

"好。"

守约听见了他的声音,就像穿过了年岁,认真且坚定,一如往昔。

他眯眼笑了。

到家了。

——————————————————————
小剧场

玄策【气势汹汹】:"露娜!你哥欺负我哥!"
露娜【淡定从容】:"哦,然后呢。"
玄策【贼心不死】:"我哥那么强,他才应该在上面!"
露娜【漫不经心】:"哦,然后呢。"
玄策【..........】:"QAQ哼!"

狂铁:"早生贵子!!咦怎么还没啥动静,铠哥是不是不行啊。"
守约:"呵呵,你当Beta你试试。"
铠:"呵。"
(狂铁识趣开溜)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_(:з」∠)_】

评论(19)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