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光景

铠约,盾铁,超蝠,贱虫|・ω・`)摸鱼写文的鱼摆摆

【铠约】玫瑰奴隶18


#ooc预警
#主铠x百里守约     副cp至尊宝x露娜  双兰
周瑜诸葛亮友情向,刘邦张良韩信友情向
目前还没有把他们凑一起的欲望|・ω・`)

目录“01”“02”“03”“04”“05”“06”“07”“08”“09”“10” “11”“12” “13” “14”“15”“16”
“17”
——————————————————————————

虽然有句老话,叫不如虎穴焉得虎子。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像守约他们这样,一脸懵逼地被绑着,而虎穴里的老虎恨不得直接把崽儿甩他们脸上。

国防部的一些专家们一直在苦苦寻找的战争的源头,现在被毫无保留的摆在了他们面前。

"说吧,魔道的秘宝你们知道多少。"

扁鹊摇了摇手上的针筒,企图营造出很邪恶的模样。作为一个满脸绷带的医师,他确实看上去挺可怕的,尤其在这样一个冰冷的,由器械构成的房间里,颇有一种虐杀狂魔的即视感。但是配合他夸张的肢体动作,居然莫名有点喜感。

"噗。"露娜率先不争气地笑了,虽然自己手脚都被牢牢地锁住了,这也没办法阻止她笑地花枝乱颤。

守约颇为无奈地瞥了她一眼,好好的恐怖片突然成了搞笑片,好歹也是在别人家的地盘上,稍微给点面子不是。

扁鹊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看到这两个俘虏的反应,最终决定放弃恐吓的方式。"不是我说,早点说出来对你们都好,要不是因为我的虫子好像不是很稳定,万一把你们变成白痴我还需要负责,我也不会留在这里和你们废话。"

听到虫子,守约与露娜的神色不由冷了几分,看来之前传播的消息属实,这些虫子混乱确实和扁鹊有关系。不过说句实话,他说的秘宝,守约是确实不明白,但是通过他们的态度,看起来是个很重要的东西。

所以他们突然挑起战争也是为了这个?

守约突然有种感觉,只要你在战场上询问他们的目的,估计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拿着喇叭冲你们喊:"对,劳资就是来找秘宝的!"

"你们和魔道的那小子最为亲近,他好像被我洗坏掉了,本来只想找到秘宝的相关消息的,结果被洗干净了,女娲可没少因为这事训我。"揪了揪自己脑袋上的小卷毛,扁鹊选择性忽略了目光突然犀利的两个人,嘀嘀咕咕不知又自言自语地说了什么,随后突然低低笑了两声,莫名有些渗人。

"所以说,你们两个人,别让我采用暴力手段,我们可都是文明人。"扁鹊咧嘴一笑,手术钳子重重地按压守约刚缝合上的伤口上,换来一阵忍痛的倒吸凉气声。

"守约哥。"露娜惊呼一声,那条狰狞的伤口在按压下又渐渐渗出血液来,刚接上的骨头叫嚣着疼痛,守约咬紧了牙关不出声,额上渗出滴滴冷汗,直到扁鹊移开那个手术钳,才悄悄松了口气。

"说句实话,这种东西如果真如你们所说的重要,那也不是我能知道的。你们应该清楚,我是被买来的。"守约深吸一口气,手臂上传来的的钝痛让他有点不舒服,但是被束缚住手脚站立在这里,他没有办法逃脱。

扁鹊沉思片刻,估计是觉得他讲的也有道理,将目光投向露娜。露娜冷笑一声,"我是非正统的继承人,这种事情就算长老级别也不一定清楚,除了铠哥,没人知道。"

"如果这只小狼说的话还有一半的可信度,那小妹妹你的话我可是一点都不信。"

空中突兀传来无机质的机械女声,一个窈窕的身影渐渐浮现了出来。扁鹊头也不回,猛地一拍脑袋,颇为夸张地长叹一口气,语气中也明显多了一份不耐烦:"女娲,又是你,我好像说过我的部分归我管。"

金纱遮目的女人望向扁鹊,她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近似嘲讽的微笑。"扁鹊先生,不是我质疑您,我给了您两个重要的人物,一个被洗掉了全部的记忆,强制替换人格才没变成白痴,另一个,已经快成您的小白鼠了,请问我该怎么信任您?"

守约的心跳骤然加速,接受到的信息在大脑里嗡嗡作响。强制替换人格?这意味着什么?也就是说现在的铠,认为自己是另一个人?

他扭头去看露娜,但让守约意外的是,露娜低垂着头,有些心不在焉,手指无意识地扯着衣角,这是她向来紧张的表现。这些小动作让守约高度警觉了起来,如果露娜确实知道些什么,那她面对的绝对不仅仅是被捆在这里。

意料之内,扁鹊也被惹毛了,这两位魔种的高层人物陷入了对峙的僵局。不过这个局面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被开门的声音打断了。

九号是进来转交给扁鹊刚刚下达的计划书,不过他似乎来的不是时候?他有些困惑地环视了一周,现在所有眼睛似乎都粘在了他的身上。

这种感觉有点让人不太舒服,九号微微皱眉,抬起手中的文件示意了一下,放在桌上准备离开。眼神却不由自主地粘在了守约流血的手臂上。

作为一个向来不把条条框框放在眼里的男人,九号无视了他的两位顶头上司,在众人的视线中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

毫不客气地顺手从实验桌上扯下一团消毒棉球,九号仔细地把血渍擦拭干净。

"铠。"守约的大脑有些当机,他困惑地眨了眨眼睛,结结巴巴地开了口。手臂处棉团的力道很轻,并没有强烈的疼痛,熟悉的触感让人安心。

从他的角度还可以看到铠长长的睫毛,在每一次的扎眼时微微煽动,而那双蓝色瞳孔里的认真和专注,让他居然有些沉沦其中。

但是耳边那句"我不是。"让守约的心又沉入了谷底。

不远处的露娜默默翻了一个白眼,表示对这两人旁若无人的氛围表示习惯。

而另外两人居然诡异地统一保持了沉默。

直到九号离开,守约才猛然意识到,他本可以告诉铠很多事情,但是刚刚竟然全部忘记了。下一次见面必定遥遥无期,这让他颇为懊悔。

对面许久没有开口的两人对视了一眼,达成了某种共识。女娲率先说到:"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扁鹊微微点头:"小姑娘交给我,小狼交给你。"

未等露娜和守约开口,一股甜腻的气味包围了他们,意识也昏昏沉沉被扯入了黑暗里。

陷入昏迷前,守约隐约听到耳边传来了对话声。

"你明白的,取出蛊虫很有风险。"

"但是目前,我们更需要一个完整的魔道继承人,不是么。"

评论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