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光景

铠约,盾铁,超蝠,贱虫|・ω・`)摸鱼写文的鱼摆摆

【铠约】奴隶玫瑰17

#ooc预警
#主铠x百里守约     副cp至尊宝x露娜  双兰
周瑜诸葛亮友情向,刘邦张良韩信友情向
目前还没有把他们凑一起的欲望|・ω・`)

因为最近在磨蹭一个ABO小车。。咳。。

目录“01”“02”“03”“04”“05”“06”“07”“08”“09”“10” “11”“12” “13” “14”“15”“16”

————————————————————————

刺耳的枪声在空旷的城市上空响起。

一辆军用越野车--以高速行驶的姿态从大厦的拐角处冲了出来。

"老天,这特么简直像丧尸围城。"玄策骂骂咧咧地从窗口扔了几颗金属炸弹,巨大的爆炸在紧跟着他们的怪物堆里炸起,那群浑身沾满黏液的黑色东西中传来了凄厉的惨叫。

"别扔炸弹,我们可没精力对付被吸引来的更多东西!"露娜怒吼一声,察觉到前方不对劲,猛地将方向盘打死,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左侧扑来的怪物被越野车猝不及防地一个摆尾猛的撞飞了出去。

车内的另外几人毫不意外地被惯性挤成了一团,撞的头晕眼花,一片倒吸冷气地声音。

"我的好姐姐,你就不能提个醒么。"揉了揉被撞疼的脑袋,玄策咕哝着爬了起来,看向车窗外,不由缩了缩脑袋,如露娜预料的一样,那些黑乎乎的低阶魔种闻声聚集地越来越多了。

守约迅速扒开还趴在自己身上的几个家伙,咬牙从后备箱里抽出了两挺机枪,迅速地打开了天窗,对准后方一阵扫射。

"废话少说点,谁来告诉我好好的侦查任务怎么变成逃亡的?"一向好脾气地守约咬牙切齿地说道,这让心里有鬼的两个人悄悄地吐了吐舌头。

距离边境沦陷已经过去了两个月,陆续有部队抵达作战区域,期间爆发过几次小规模冲突,但是出乎众人预料,对方好像在谋划什么,一直没有大动作。于是派遣了几个几人小队前去侦查。

没错,这其实本来只是一个侦查任务,守约负责外围一组的行动指挥,露娜玄策还有两个侦查兵为组员,二三两组是潜入组。

行动原本非常顺利,他们绕过了敌方的巡逻队,黑掉了摄像头,在对方占领的大厦外看到了敌方这片区域的负责人,潜入小组也拿到了想要的数据,已经陆续撤退。

轮到他们一组撤退的时候,露娜和玄策两个人不知道在争执什么,守约因为在前方探路没有察觉,等他发现的时候,这两个皮小孩已经惊动了哨兵,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强行抢了一辆军用越野车夺路而逃。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现在被一群低阶魔种追着跑的原因,就和放狗咬人一个道理。

得,现在潜入组真是最安全的两组了。玄策内心疯狂地吐槽了一波,又回身射击了两下。

低阶魔种是一种低智商的生物,只会执行命令,速度与攻击性很强,不过最烦人的就是,它的数量一旦多起来,极难脱身。

他们行动前周瑜就提醒过,要万分小心不要惊动这些东西,否则难缠程度有的受的,而且关键问题是,有了追兵他们不能暴露据点,必须甩开他们。如果不是这辆军用车上有些武器,怕是要完。

"守约,使用屏蔽装置,我们将在城市郊区树林里布下法阵,定位已经发给你了,把这些东西引过去,迅速脱身。"

耳麦里传来兰陵王沉稳的声音,守约应了一声,一手持续使用机枪扫射,差点扑到他身上的魔种被一枪结果,迸溅的血液撒了他一脸,险些模糊视线。

没有管这令人作呕血腥气,守约咬牙用另一只手伸进怀里去摸屏蔽武器,这种东西是后方研发部门才送来的新型武器,可以暂时屏蔽掉魔种的五感。

"找到了。"

守约将武器的保险打开,用力向魔种堆里甩去。

没有爆炸声,没有强光,武器在地上滚了两圈,便一动不动了。正当众人绝望地觉得这玩意是个假货的时候,冲在前方的几只魔种,突然像被按了暂停键一般猛的刹住了脚步,而这也让紧随其后的大批魔种嘶吼着撞在了一起,看到身后猛然间陷入混乱的一团,众人不由得松了口气。

"哇,这么好的东西为啥不早拿出来。"玄策脱力地瘫在坐椅子上,枪支往后备箱里随手一扔,劫后余生地酸爽让他想赶紧回去好好睡一觉。

"一会儿回去以后我要你们两个好好解释一下。"守约现在可没什么兄弟情可言,他的语气冷冷的,明显很生气,一个眼刀过去,露娜和玄策两个不由得抖了个机灵,都嘿嘿傻笑了两声,但是气氛总归是轻松了不少。

躲避了追杀,车辆平稳地向林子驶去。正当众人以为皆大欢喜的时候,宽阔的道路间突然出现的两个身影,让众人心下一凉。

一人背上背着巨大的锤状武器,双手环抱胸前,颇为嚣张地站着,另一人站的笔直,右手安安稳稳地拿着一柄长刀,刀间反射的冷光让人心下不由得一凉,在两个月间他们已经见面不下五次,只需看到身影就能认出来。

"冲过去!"守约迅速下达了指令,金红的眼瞳骤然收缩。

露娜应声猛地踩下油门,巨大的轰鸣声陡然响起,车子高速向那两人冲撞过去。

"走你!"狂铁怒吼一声,甩手将背上巨大的武器砸向了地面,地面因为惊人的撞击力而开裂,裂缝伴随着武器释放的电流同样向车身直冲过去。

眼看碰撞近在咫尺,露娜将方向盘打死,妄图逃过一劫,却实在无力回天。

"趴下!"

混乱中守约一把将玄策拉进怀里,死死护住他的头,车身遭受了撞击,在刺耳的摩擦声中向一侧飞滾了出去。足足滚三四圈,最终在撞到树桩后停了下来。

一股黑烟从发动机里冒了出来,破碎的玻璃渣撒了一地,路面上一路延伸的黑色的摩擦痕迹格外显眼。

一双军靴出现在了破损的车门旁,飞出窗外的通讯器里,还能隐约听到兰陵王焦急的询问。鞋尖毫不犹豫地在上头用力一碾,仪器轻轻地发出"砰"的一声,便四分五裂开来,彻底成了一堆垃圾。

狂铁欢快的走到九号身边,期待地搓搓手:"老大,上头要带走哪两个?"九号稍微思索了一下,首先还是扯开了车门。里面几个人都明显陷入了昏迷,乱七八糟地躺在一起,身上多少都有挂彩,而扬起的灰尘将所有人都蒙上了一层灰,有些呛人。

九号先将前座的女孩抱了出来,思索片刻,塞进正在一旁打酱油的狂铁手里,狂铁手忙脚乱地接了过去,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和姑娘接触,这让狂铁脸上浮上了可疑的红晕。

想想一个女孩子家家被夹着带回去,好像不太好看对吧,狂铁表示他绝对是毫无私心地选择公主抱的,绝对不是因为这姑娘怪好看的,狂铁咕咕哝哝地安置好露娜,心底乐地直泛泡泡,突然瞥见自家老大一动不动地杵在那里。

而且他的神情,异常的奇怪,夹杂着困惑,暴怒和迷茫。狂铁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有这么多情绪混杂在一起。

"老大,老大?"狂铁用肩部撞了撞九号,顺带瞥了眼车内的情况,也没什么奇怪的哇,就是两个狼人抱成一团缩在一起而已,大点的那个脸蛋挺清秀的,不过应该是头撞破了,血糊了一脸,看上去还有点小可怕。

被狂铁一撞,九号总算从那种莫名的情绪里挣脱了出来,晃了晃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些。

这不是他的情绪,这更像他身体的一种本能。当他看到那个银发的狼人伤痕累累地模样的时候,愤怒和恐惧迅速席卷了他的大脑,一个声音在他脑海里怒吼着,你伤害了他。

可是当他去探寻那股情绪,它又突然消失的干干净净,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九号皱了皱眉。这种古怪的感觉又来了,每当他与这群人接触的时候,总会有种现实和幻觉错位的感觉,就好像,他只是个活在梦里的家伙。

平复了一下情绪,九号伸手将已经昏死过去的守约拉了出来,因为护的很死,分开他与另一只小狼还花了一点功夫。

不过他刚忙活完,抬眼就看到狂铁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这让九号不由得皱眉,他自认为可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狂铁暗搓搓地表示,他假装没看见自家老大一边小心翼翼把人拉出来,一边贼嫌弃地把另外一只小狼扔一边的举动,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差别待遇。

狂铁瞅了瞅自己怀里的姑娘,又瞥了瞥躺在地上的守约,想了想自家老大对肢体接触的厌恶程度,他觉得自己可能会成为背一个抱一个的苦命人。

不要啊,我更愿意抱着这个小姐姐二人世界,真的。狂铁哀怨地想到。

正当他在纠结怎么把这个大男人带回去的时候,九号轻轻地拉起守约被划伤的手臂检查了一下,很明显,除了那条触目惊心的,大概有三十厘米长的血痕外,骨头应该是断了,守约难受地皱了皱眉,昏迷中,细碎的呻吟从口中溢了出来。

于是在狂铁惊悚地目光里,他——威风凛凛,生人勿近,高贵冷艳——的老大毫不犹豫地把这个男人拦腰抱起,不带打愣并且毫不费力。

"跟上。"

回了狂铁一个冷冷的眼神,九号迈步向他们的车上走去,小狼的脑袋安分的依靠在他的肩上,怀里温热的体温竟莫名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安稳,心底错愕的感觉目前没有办法解释,但是本能告诉他,这样做没什么可奇怪的。

呆滞了片刻,狂铁将手上的女孩向上托了托,一路嚷嚷着"等等我",小跑着追上了前方的脚步。

兰陵王看着情况惨烈的军用车,眼底流露了一丝狠厉,他没想到竟然就在不远处的地方,竟然成功让敌方拦路劫人并且跑掉了。不远处救护人员正陆续地从车中将玄策以及另外两位搬出来,放在担架上,准备送去治疗。

出乎意料,玄策除了陷入昏迷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伤口,另外两人则伤的不轻,而其中有一个组员明显已经不行了。

这都是自己判断的失误造成的,兰陵王的心底涌上了强烈的内疚,面上不动声色,指骨却已经因为用力握拳而微微泛白。

露娜和守约的消失给整件事情再次披上了一层谜团,这一次,对方好像就是针对魔道的人来的,如果与前几次的冲突联系起来看,对方也是秉持着不杀原则,就像在刻意活捉一样。

这其中必然有某些原因。

兰陵王陷入了沉思,周瑜那边才与诸葛亮取得了联系,并且听诸葛亮所说的,他已经派人暗地里在都城展开了调查,现在能做的只是等调查结果出来,而守约和露娜两个人,救援计划还是越快制订越好。

而在远离边境的都城里,生活照常进行,没有战争,没有血液,白领们匆匆地挤在公共交通里上下班,官员们打着掩护聚集在夜总会,赌徒们依旧留恋于赌场,乞丐蜷缩在桥洞里,妓女们在小巷子中向陌生的来人抛去一个飞吻。

而都城最为著名的尧天琼楼里,觥筹交错间,一位身材窈窕的女子娇嗔着坐在一位官员的大腿上,开叉的旗袍露出了雪白的大腿,吸引了那个男人的全部目光,女子巧笑着将酒杯中的酒水一滴不漏的喂进男人的嘴里,不动声色地从背后将一张字条塞入路过的服务生手里,匆匆交换了一个眼神。

一墙之隔,巨大的银屏置于昏暗的房间里,几台电脑上流窜着大量数据码,屏幕中央是一份待发送的加密文件,进度条已经传输至百分之八十,一个男人负手而立,屏幕的光亮在他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倏忽间,发出了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

"人心不聚,因小失大,荒谬至极。"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