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光景

铠约,盾铁,超蝠,贱虫|・ω・`)摸鱼写文的鱼摆摆

【铠约】玫瑰奴隶16

#ooc预警
#主 铠x守约  其余目前友情向

对这是一个偏题作文,题文不符。(눈_눈)下次还是直接写ABO开开小车来的开心点。果然因为是第一篇文么orz(这章么有铠约,我在圆我的大背景,小声bb)

目录“01”“02”“03”“04”“05”“06”“07”“08”“09”“10” “11”“12” “13” “14”“15”

——————————————————————

"扫描完成,未发现有效信息。"

冰冷的机械音在实验室里响起。

扁鹊沉思了一会儿,揉了揉自己已经乱成一团的头发,满是绷带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可以称为兴致的表情,打量着手术台上的男人。

男人的嘴上咬合着一块金属圆盘,头部被机械装置套牢,紧闭着双眼,清俊的脸上是死一般的灰败颜色,身体因为剧痛而微微抽搐着,赫然就是失踪的朝歌族长,明世隐。

"扁鹊先生,依旧没有发现有关秘宝的线索么。"

昏暗中传来淡漠的女声。

女娲的身影渐渐浮现了出来,与她一同的是失踪已久的至尊宝。至尊宝对于这个叛变的家伙信任度极低,当然也无法理解女娲对这个家伙的尊重,翻了个白眼就站一边充当护卫了。

扁鹊也不恼,他知道女娲想要什么,女娲也明白他需要什么,还有什么比利益纠葛更紧密的结盟关系么。

"已经是第五次精神探查了,这个男人不简单,他封锁了有关秘宝的消息,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扁鹊吃吃的笑了两声,他的蛊虫在明世隐的体内有了隐约进化的趋势,这让他莫名感到了愉悦。

"那就有劳先生了。"女娲缓缓点了点头,嘴角浮上一抹冷笑。

扁鹊不甚在意地点了点头,重新打开了开关,手术台上的男人猛烈地抽动了起来,翻起的眼白昭示着他极大的痛苦,脑电波曲线平稳地投射在了屏幕上,画出有着细微波动的图形。至尊宝极为厌恶地扭过头,跟随女娲再次消失在了实验室。

待两人从实验室里离开,至尊宝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女娲,虽然我也只是个莽夫,不过秘宝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你之前让我潜入魔道也是为了这个,我觉得作为合作关系,我有权知道。"

女娲淡淡瞥了他一眼,开口到:"一个能复兴魔族,让我们最终胜利的东西。"随后闭口不再说话。

至尊宝皱了皱眉头:"事先提醒你,我跟随你的目的只是为了给我的一族人找到安身立命的地方,希望你要找的这个东西惹出别的麻烦。"

女娲抿了抿唇,周身的气息仿佛也冷了一冷:"不必担心,我自有打算。"

秘宝究竟是什么。

估计也只有女娲一个人知道了。

她在漫长的冥想时光里,无意间窥见别的世界线的自己。不过令她困惑的是,别的世界线中,他们是上古的神明,被人供奉,带着崇高的光环,而在这里,他们却是恶魔,邪恶的化身,人们唯恐避之不及。

到底是为什么。

女娲带着困惑追溯自己醒来前发生的事情。

随后就发现了端倪。

与其余世界线的自己相比,她晚醒了整整6000年。

要明白,她是天地最早一批造物,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陷入了漫长的睡眠等待苏醒的一天。所以,被称作神明,也并不为过。

她无比确信,是苏醒前的变故,也许是风,也许是别的因素导致了缺失6000年的时间。而这也意味着,她们的世界也从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些应当被她吸收的力量,因此散落各地,为异能者的诞生提供的了可能。

秘宝,她最珍贵的宝物,一个可以扭转时间的珍宝,在这个世界里,是它创造了本应女娲负责创造的人类,并在6000年里以精神体的方式分裂成了四份,以不同的形态出现在世界上。

一份,在明世隐为首的占星师的潜意识里,一份,隐藏在魔道的家族中,现在这两个人都在她的手上。但是还有最重要的两部分,都在当今掌权者的手里,这也是她发动战争的最主要原因。

女娲需要秘宝来改变她的时间线,她理应得到其余世界里同样的待遇。

即便时间线的修改意味着属于她们这条线路未来的消失。

女娲微微昂首,下巴紧绷。

没有人可以阻止她重生的机会,没有人。

——————————————————————

诸葛亮抵达北面的时候,张良的防护已经处于强弩之末。在魔种进攻下摇摇晃晃的法阵,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

刚抵达兵营,诸葛亮便敏锐的察觉到自己思维的滞塞。这不是一个优秀精神系异能者会出现的情况,除非有人阻隔了能量与大脑的联系。

看来情况比想象中要紧急。

诸葛亮皱了皱眉头,在几位士兵的带领下,来到了主帐篷的位置。掀门进去,刘邦与张良已经等候多时了。

"诸葛先生,久仰,在下刘邦。"

刘邦伸出手,连续几天不眠不休的作战让他的眼底有了淡淡的青紫,但腰杆依旧笔直。

诸葛亮沉默的与他握了握手。韩信叛变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作为曾经的挚友,如今却刀剑相对,刘邦的心里肯定不好受。

"我到达这里后发现能力有被抑制的倾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诸葛亮开口询问。

不出所料地换来对方凝重的神色,张良与刘邦对视一眼缓缓开口:"这片区域的磁场抑制了我们的能力,也屏蔽了所有信号,我布下的这片法场所用的,是寄存在储备里的力量,不需要经过我们体内循环运转,可以使用。"

他指了指屏幕地图上的一片红色区域,又点了点红色范围外,"红色区域是屏蔽区,由勘察兵勘测了波及范围,大概以30公里为半径画圆,我们的求救信号则是在这片空白区发射的,磁场干扰我们没有在预算中,所以未能多加准备。"

出乎他们意料,诸葛亮沉吟片刻,居然微微一笑。

"意料之中。"他眨了眨眼睛,嘴角弯了弯,"所以我带了大型储存罐来,估计能撑个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接下来,我猜应该有充足的时间找到这个扰乱磁场的仪器位置。"

刘邦与张良微微一愣,随后脸上浮现了狂喜的神色,诸葛亮带来的后援实力超乎了他们的预料。

储存罐这种高精密应急装置,就他们而言一个军团也就只有一台仪器,可以支撑全军三天左右的消耗,半个月至一个月已经算是是意外之喜。

刘邦迅速组织人手给法阵提供能量,看着防护圈重新稳固了下来,总算是先解决了燃眉之急。大家也都稍稍松了一口气。

"不过关键问题在于,这种屏蔽技术是上层才有机会接触到的,为什么魔种会有。"诸葛亮摩挲了一下自己光洁的下巴,抛出了所有人困惑的问题。

这个问题刘邦与张良也不是没有思考过。

刘邦曾有猜测过是韩信带去的消息,但是很快也否决了这个想法。

异能抑制在战场上是很危险的存在,作为边疆的护卫军,他们配备的只有小型抑制器,数量有限并且使用需要经过上层同意。

由于工作原因,他们常年在外,回去的日子也少得可怜,也并不存在了解技术这一说法

而扁鹊,医药蛊毒类的专业人士,但是磁场不在他的研究领域内,也排除。

余下的唯一可能,就是高层里有间谍的存在。

诸葛亮轻轻叩击着桌面,大脑高速运算着可能,没错,就目前敌方对他们情报的掌控来看,确实有间谍,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令他困惑的是,他隐约觉得,这其中有利益的牵扯,上层与魔种间,莫名有种联系。

失踪的实验室,中断的调查,被隐瞒的战况消息,失踪的两位家主,毫无预兆被埋下的蛊虫,魔种的突然大举进攻,技术的泄露。

这些关键点串在一起让人不得不怀疑,上层议会有所隐瞒,如果这不仅仅是敌方间谍的问题,世态估计要严峻很多。

而魔种对于异能者的二次使用,也出乎他的预测,尽管异能者的能力很有用,但是魔种采取的措施让他有种正在收集的错觉。

难道又是什么改造实验?

他的眉头渐渐拧紧,如果真如他所想,那么后方已经不值得信任,不管国家层面与魔种做过什么交易,现在他们就是在把一个国家以及人类的命运推向火坑。

诸葛亮是为国家服务的,但是他本质是一个人,现在人类的处境岌岌可危,当下他便做出了抉择。

抬眼看了看同样陷入思索的刘张二人,诸葛亮心下有了打算。

他需要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帮他调查上层的动作,并且越快越好。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