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光景

铠约,盾铁,超蝠,贱虫|・ω・`)摸鱼写文的鱼摆摆

【铠约】奴隶玫瑰14

.#ooc预警
主:铠x守约
副:露娜x至尊宝,双兰,扁鹊x庄周
周瑜诸葛亮友情向,刘邦韩信张良友情向

狂铁迷弟向,绝对不是情敌这种存在,玄策也是,他还是个孩子哇!!

私心加快了相遇速度不然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填完坑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

炮火呼啸着在空中炸裂,伴随着强烈的气浪,扑面而来,碎石从早已破碎不堪的天花板上坠落,守约护住头部,几步翻滚,躲过支撑不住而坍塌的柱子,灰尘扬起,他迅速用围脖掩住口鼻,防止因为咳嗽影响射击准度。

守约训练有素地躲在勉强遮挡的墙体后,啐了一口泥沙,步枪上膛,发出响亮的"咔哒"声。那双带笑的金色的眼眸此刻沉着地可怕,耳麦里断断续续的电流音可以勉强听到一个男人的指挥。"8点。。。方向。。。三架。。飞行。"

准星移动到了八点钟方向,有三个魔种,还有,几架飞行器。"该死。"守约皱了皱眉头,抓起不远处的火箭筒,架在肩上,瞄准了飞行器。

风声,子弹的呼啸声,充斥在耳中,此时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了。"轰!"火箭弹,迸发出巨大的火光,强劲的风卷起了一地尘埃,后坐力让守约不由踉跄后退了两步,巨大的火光在八点方向燃起,伴随着爆炸的轰鸣声,居然成功炸掉了相互靠近的两架飞行器!

"哇哦。"纵使守约也不禁发出了惊叹,没想到兰陵王带着他们临时加入的这个反抗军还有这么棒的武器。虽然和激光武器相比差距还是有点大,不过能找到有能力炸掉飞行器的武器已经很知足了。

正惊叹于武器的杀伤力,突然,野兽血液里流淌的本能让守约脑后一凉,对危险的感知让他条件反射地转身用枪体去挡。

果不其然,一柄锋利的斧头准确地砍在枪上,那个浑身是黏液的丑陋的魔种看偷袭不成,恼羞成怒,发出了刺耳的怒吼,挥手就要来打,守约皱了皱眉,伸手去探腰间的手枪,还未拔出,那个家伙突然就停止了动作,脑后溅出了绿色的血液,两眼一白瘫软了下去。

"嘿!小心点!"玄策语气颇为不满抽回了他的飞镖,沾染上的绿色的血液让他嫌恶地用力甩了甩,守约颇为无奈地扯扯嘴角,玄策一个激灵,在对方带着宠溺的目光中落荒而逃。

"啊!我跑什么啊!"懊恼地揪了揪头发,玄策哼哼地咬了咬下唇,正在纠结,脑后感受到了丝丝凉意,腥味在身后传来,一扭头一个巨大的丑陋头颅正对着自己的脸,泛白的眼眶吓得他惊呼一声,差点滑倒。

"兔崽子,注意点,战场上还分心,我怎么教你的。"呵斥一声一声,兰陵王居高临下地握着那颗丑陋的头,神色颇为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小徒弟,计谋得逞让他莫名有些愉悦。

心有余悸地拍了拍心口,玄策快给他师傅跪了,差点吓死有没有,这简直被捅一刀还恐怖。"呵,真的结结实实被捅一刀你就不会这么说了。"冷冷的声音传入耳中,玄策这才发觉不知道啥时候自己把心里说出来了。

兰陵王好笑得看着这个炸毛的小狼崽,也不逗他了,翻身继续解决别的家伙,绿色的身影在空中划过一道道绿痕,所到之处,头颅落地。露娜并不多话,但是她的身影在魔种中穿梭,只要挨到她银色的身影,非死即伤。

其余的反抗军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四个天秀,心里油然而生了一股敬畏:这就是异能者的强大么。

反抗军的队长是个中年男人,年过半百依旧神采奕奕,浑身散发着军人的严谨和威严,见到这几个优秀的年轻人,他不由赞许地点点头。

"上校!观察员报告说观测到魔种军方的空投机!"传令员迅速汇报,脸色因为紧张而苍白。

"击落他!不能让那个空投机进入战斗领域!"上校的脸色也微微泛了白,从各处的汇报消息来看,空投机里一般都会配备异能者,不知道携带多少人,如果加入战局后果不堪设想。

"来不及了上校!已经有人跳下来了!"

狂铁不是自愿跳下去的真的,他只是刚刚探出半个身子,还没像往常一样高呼一声"嘿!弱鸡们!"就被自己的队友无情的踹了下去,还附送了一句呵斥,"废话那么多,做事。"

在空中惊呼着转了720度,狂铁终于还是稳住了身影,完美单膝落地。得意地一抹鼻子,张口就道"嘿~小爷我!嗷!"

头顶结结实实挨了一下刀柄,狂铁吃痛的揉了揉,九号冷冷瞥了一眼自己的队友,颇为嫌弃地擦了擦自己的刀。"注意点,别把小命送了。"

默默竖了一个中指,狂铁哀怨地套上了拳套,"MD天天嫌弃劳资,让你看看我厉害。"

反抗军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这两个从天而降一唱一和的家伙,心底是无语的,但是动作依旧不敢有所懈怠。

他们中一个带着金属面具,身材健壮,却举止优雅,看似没有什么杀伤力,但只要被那个冰冷的眼神扫到,全身的细胞都仿佛在叫嚣着危险,真是个可怕的男人,怀着恐惧他们将主要讨伐对象定在了那个一直在嚷嚷的家伙,看起来好像除了蛮力就没别的了,可以一战!

不过他们侥幸的心理很快就被狂铁无情碾碎了。这简直就是人肉导弹好么!!!!

"好嘛!来了哦!"狂笑一声,狂铁的拳风在地表掀起了深深的沟壑,被这种拳头击中,非死即伤!一个个反抗军被强有力的拳头击飞,发出惨烈的叫声,人们手足无措,一瞬间失去了反应力。

"射击!射击!!"终于从惊恐中回过神,指挥声嘶力竭地吼道,猝不及防一个银色的身影闪到了面前,正对上那双没有感情的蓝色瞳孔,寒意让他头脑发麻,全身的血液仿佛在一瞬间都凝结成了冰。

这个男人!怎么过来的!

"聒噪!"

冰冷的声线在人群中响起,银色的刀光带着飞溅的血花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头颅咕噜噜的在地上转了几个圈,露出了指挥惊恐充血的双眼。失去大脑的身躯停滞了片刻,轰然倒地。

"啊!"

不知道哪里传来的尖叫,将恐慌的情绪感染给了所有人。

"怎么回事。"将注意力从眼前的魔种身上收了回来,守约扭头看向惨叫的声源。"情况不太妙,对方空投了异能者,注意点。"兰陵王从他身旁略过,加入了战局,玄策也转身去帮助自家师傅。

露娜继续负责魔种这一块,实在没有办法分心,守约焦虑地瞥了一眼了另一边的战局,这一看就没办法再收回目光,

那个银色身影的近战姿态已经在长久的训练中,熟悉到不能再熟。"铠!"瞳孔因为惊讶而微微收缩,守约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才没有出声。

那个人已经不是铠了,他只是个被操纵的傀儡,是假的。努力催眠自己,他压制住心头的不安,隐约还有些不满,那个咋呼呼的家伙是谁,看起来他们关系还挺好哈?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将准星瞄准了那个活力四射的少年,突如其来的不满,充斥着他的大脑,那一瞬间,四周安静的可怕,只有他的子弹顺着弹道出膛的声响。

在他的眼里,子弹呼啸着冲向了那个可怜的大男孩。猝不及防,银色闯进入了视野,狂铁被一个冲力撞地一个踉跄,刚想破口大骂,子弹撞入血肉的声音伴随着闷哼声在耳边响起,那个每天一直揪着他训练,满脸臭屁的家伙晃动了两下,鲜血染红了肩部。

"喂!没事吧!"语气中带上了一丝慌乱,狂铁急忙伸手去扶,却被轻轻的挥开。"小事,无妨。"铠紧锁了眉头,抬眼向高处看去,那里,一个红色的身影暴露在了他的视线里。

守约克制住自己的惊呼,身体因为恐惧而微微发抖,扶着断墙的手心满是汗水,冷汗浸湿了他的背部。他刚刚都做了什么,差一点,那一枪就正中在铠的眉心。

守约知道铠看见了自己,他也看见了铠染血的肩部,第二次,第二次了,这是他的子弹第二次射中铠。无法言说的内疚让守约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一丝血腥充溢了口腔。

"楼上有个狙击手,打下来。"铠冷冷道,疼痛让他有些窝火,手足无措地狂铁闻声殷切的点头,将拳头紧握,怒喝一声,砸向这栋废楼。

"轰!"楼体被这一下硬生生地晃动了三下,强烈的震动让守约有些站立不稳,忙扶住墙壁,他得离开这栋楼,按照这个架势,撑不了多久了。

魔种重新涌了上去,反抗军中惨叫声不绝于耳,兰陵王想阻止狂铁的动作,却被铠挡住了攻势,"想过去先从我这里通过。"两对淡漠的视线碰撞在了一起,燃起了狂热的战意。

"你有伤,我对欺负伤员没兴趣。"轻巧躲过铠的几刀,高长恭的言语带着微微的嘲讽之意。不料抬眼差点就被腿风扫到,铠冷冷的声音在脑后响起,兰陵王不由得惊了一身冷汗。

"是么,那你可以试试看我这个伤员够不够格。"铠刚想抬刀,手腕却被铁链缠住,不由地动作一滞。

"嘿,你这个家伙!别想伤我师傅。"玄策怒气冲冲地站在不远处,身上满是杀出来血路来时飞溅起的魔种血液。

铠轻轻拉了两下锁链,拽地玄策一个踉跄,抬眼嗤笑一声。"小屁孩。"玄策涨红了脸,却也为这个力气而惊愕,索性闭了嘴专心做事。

双方僵持不下,眼看反抗军支持不住了。守约紧紧抱着枪蜷缩在墙角,时不时瞄准一下减轻众人压力,但是楼已经支撑不住撞击,摇摇欲坠。兰陵王和玄策各挨了铠两下,气息也渐渐不稳,露娜体力也接近枯竭,绝望的气息蔓延了全场。

"哇哦,看来我来的还不是太晚。"

一个声音突兀地从众人头顶响起,一个巨大的飞行器不知什么时候停在了大楼上空,投下了巨大的阴影。

"嘿,小狼崽,好久不见。"红发的男人跳下飞行器,冲守约灿烂一笑,救援来的如此突然,竟让守约不知是不是在梦中。

"啊,这么快就把我忘了么。"面前的男人貌似颇为无奈,半推着守约上了飞船,"好了接下来交给我们就行了。"周瑜打了个响指,陆续飞行器中走出了几个黑衣人。

看似随手将手中的火团砸了下去,正中魔种群的中心,突兀的燃起了冲天的火柱,瞬时间不少魔种就烧死在了火里,战局瞬间逆转,众人不敢置信地看向楼顶的男人。

风鼓动着那人的长发,神色倨傲而挑衅:"好了,杂种交给Jim们解决,让我来看看你们两个兔崽子行不行。"

评论(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