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光景

铠约,盾铁,超蝠,贱虫|・ω・`)摸鱼写文的鱼摆摆

【铠约】奴隶玫瑰13

#ooc预警
#主cp铠x守约
   副cp露娜x至尊宝
   诸葛亮周瑜友情向,韩信刘邦张良友情向。【不过番外会不会写cp我就不晓得了|・ω・`)】

总之真的非常开心还有小伙伴乐意看我这个写文废的文文!!!非常感谢你们!!我也会不断锻炼自己,努力让自己写的更好,给你们更好的阅读体验!!!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

"嘿,你好,我是狂铁,对,你的新搭档。"

大男孩挠着自己的后脑勺,满脸纠结,亦步亦趋地跟着身前只留给他一个背影的男人,颇为无奈的做了一个鬼脸。

看来这个新来的大个子是不打算和自己进行友好交流了。狂铁颇为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上午召开会议的时候,参谋就告诉大家新来了一批新人,亏他兴冲冲地带上了最新研发的一打装置,还指望秀上一秀,好分到一些漂亮姑娘,结果参谋直接把一个看上去就冷冰冰的大块头分给了自己。

元气满满的狂铁小朋友当场就成了苦瓜脸。偏偏他的搭档那张古井无波的冰山脸,硬生生让他看出了强烈的嫌弃跟冷漠。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抓狂的扯了扯自己的脸颊,狂铁小朋友认命地蹒跚前进。

猝不及防,前头的家伙止住了脚步,刹车不及的狂铁"咚"一声撞在了对方结实的后背上,意外痛的很。

这家伙是铁做的么!!!

吃痛地揉了揉额头,狂铁正想抱怨两句,一个冷冷的声音飘了过来,很好听的嗓音,但也让人不由打了个寒颤。

"你打算跟多久。"

通透的蓝眸里满是寒意,近乎实质的目光让狂铁不由打了个冷战。

妈妈好可怕!

狂铁欲哭无泪的举起双手表示无辜,传达出,我不会再跟着你了的友好讯息,男人这才转头,自顾自地离开了。

直到靴子踩在金属地板上的声音在拐角处渐渐消失,狂铁这才恢复了知觉,惊觉背上已经满是冷汗。

真是个可怕的家伙,暗暗松了口气,狂铁开始对自己的未来感到忧心了,内心的小人疯狂失意体前屈,讲真,现在换队友还来得及么T_T。

密码门在身后合上,巨大的落地窗将房间照的通亮,有些不适地眯了眯眼睛,男人,不或者叫"九号"更合适,走到了窗前,俯视着这个巨大的城池。

它处在群山环绕之中,工厂的烟囱高耸,遍布在这块土地上,黑色的废气不断涌出,天空都是灰蒙蒙地,身着黑色盔甲的军队在道路上训练,整齐划一地挥舞着武器,武器运输车一波波地开向山沟,排着长队,仿佛没有尽头,空气压抑而陌生地让人窒息。

他不属于这里,九号皱了皱眉,这种心底涌上的本能让他很讶异,可是在他的印象里他一直都是在这里生活,住在肮脏的集体宿舍里,每天都充斥着血腥和争斗。有时甚至只是因为食物的分配而大打出手,死亡好像都已经是常态。

再后来他就被带出来了,还给他分配了一个看起来就不靠谱的家伙【狂铁:????】,还有这个宽敞明亮地房间。突然从地狱来到了人间,一切就像在做梦。

摩挲着手上的绷带,那个莫名出现的枪口还有点疼。印象里好像有个人拿枪对准了自己。可是,记忆太模糊了,根本分不清到底是现实还是幻境。好像听到那个家伙在喊什么。

到底在喊什么?

尖锐的虫鸣突兀地响起,刺耳的痛觉,让九号不由捂住了双耳,尖锐的声波在体内激荡碰撞,让人痛不欲生又求死不能。

捂住耳朵并没有什么用处,那个声音就像深刻在你的大脑里,在你的四周尖叫,狂欢,吞噬着你的理智,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它。

九号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虫鸣让他感觉大脑近乎炸裂,强烈的痛苦让他发出了困兽的怒吼,他好像张嘴了,可是他什么都听不见。

闭嘴

闭嘴,不要再吵了!

他近乎疯狂地撞击着面前的玻璃,想阻止那个噪音。

猩红的血液从他的额角流了下来,顺着他的脸颊,在地板上溅出了小小的血花。

最后的一次撞击让他彻底失去了直觉,黑暗来袭前,九号好像看到了一个身影,那么熟悉,却又那么孤独,单薄地让人想狠狠抱住,告诉他不要害怕。

他的唇嗫嚅了两下,恍惚间好像伸出了手,意识却彻底被黑暗吞噬了。

别怕。

我在。

====================================

"知道了,需要精神系的支援是么,好的,我立刻派人过去。"诸葛亮关闭通讯,套上了外套,已经收拾好的公文包安稳地放在桌面上,周瑜环抱着双手,半倚在桌旁,看着面前的家伙忙东忙西地进行安排。

"你真的要去么。"忍不住了,还是开口,诸葛亮默默看了一眼不无担忧的好友,嘴角微微扬起,嘴上还是不饶人:"怎么,离了我就不行了?"果然,周瑜的表情瞬间就从担忧变成了嫌弃,"呵,做梦呢,我是怕某个柔弱的精神系小法师离开了我,条都读不出来就挂了。"

被堵地一时语塞,诸葛亮难得地闭了嘴,没办法,虽然精神层面覆盖面很广,但是他的精神力凝结确实需要时间,如果被同系的能力者压制,近身确实不是他的强项,可能这就是专注读书的后遗症吧。

损则损,作为朋友,担心还是在的,因为防御圈溃败太快了,他们面对的不仅是魔种,还有一批临时倒戈的人类。

目前他们急需精神系的异能人协助,但是精神变异着本身就少得可怜,还有些在开场就凉了,剩下的多半也就在诸葛亮的麾下,现在东分西分,人手还是不够,最后还是需要诸葛亮亲自出马。

"刘邦去东南支援以后就消息全无了,我现在要赶去那边,我没记错的话,明天你要动身去北面,那边本来是魔道的地盘,不过貌似已经玩完了,你去营救平民的时候务必小心。"

将扣子别好,诸葛亮整了整头发,腕上的通讯装置通知他,接应的人已经到了,抓起桌上的公文包,诸葛亮拍了拍好友的肩膀,思绪万千,也不知这一别能不能再见面。

"公瑾,你是一个怪才,我们一直是挚友,你也喜欢和我在事情的处理上针锋相对,但是这次务必听我一句话,去了北边,不要相信任何人,上头的人也不要信,懂我意思么?"周瑜默默地与这双湛蓝的眼睛对视,那里面的担忧显而易见,沉默片刻,突然咧嘴一笑:"别死了。"

失笑地给了对方一拳,诸葛亮挥了挥手,走出了房间,密码门在身后缓缓关上,终是将背后的视线彻底隔绝。

突然安静下来的房间,能听到自己清晰的呼吸声,周瑜一动不动地倚在原处,长发垂在耳边,逆着光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桌上的文件被涌入的风吹地哗啦啦作响,昭示着桌子原来的主人已经真正离开。

许久,周瑜动了动,伸出一只手用力抹了把脸,低低的嗓音在屋中响起,带着一丝慵懒和无奈,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嘛,还是要干劲十足啊。"

====================================

"韩信!你清醒一点!跟我回去。"刘邦抵住了劈向自己的长枪,身上混杂着魔种的血,战友的血,自己的血,对方也好不到哪里去,清俊的脸上尘土和鲜血混杂在一起,杀红了的赤瞳亮的可怕,哪里有被蛊虫控制的倾向。

只听他咬牙切齿地吐出两字:"做梦。"再次突然发力,将刘邦震退了两步。

因为磁场干扰,所有现代武器在此刻都失去了效力,只能纯粹依靠近身战斗,脆弱的人类和魔种对上,简直就是单方面的屠杀。

"够了韩信,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处理掉一个偷袭者,刘邦听到四周的呼救声,惨叫声,急红了眼眶。这场战役仿佛从开始就是一个笑话。

韩信狂笑两声,眼里充溢着嗜血和癫狂的神色,"我为什么这么做?我就想让那个狗皇帝看看,我韩信,到底有没有真才实学!五年!整整五年,将我一人留在那个鸟不拉屎的蛮荒地带,我勤勤恳恳地工作,结果那群狗官私下抢了我所有的功劳!我目送那群畜生一个个飞黄腾达,每次的举报却都被驳回,我要让那群东西偿还我所有的苦难!"

怒呵一声,韩信飞身来刺,刘邦在震惊之余勉强侧身躲过,刺痛让他微微皱眉。

"刘邦!后退!。"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刘邦心下一动,迅速后跳,一个法阵在面前展开,堪堪抵住了近在咫尺的矛尖。

一个巨大的金色屏障以战场的中央为界限迅速展开,隔开两队兵马,有少量被不小心圈进来的魔种,也被反应过来的士兵群攻而亡。

"张良。"暗暗骂了一句,韩信后跳两步,面色阴沉地看着不远处迎风而立的身影。

"如何,看来还不算太迟。"抹了一把额上的汗,张良庆幸的拍了拍胸口,还好法阵及时完成了,不然估计伤亡会更加惨重,刘邦没有回话,护住腰侧的伤口,喘息着盯住不远处那个红色的身影。

"放你们一码,再战。"韩信狠狠抛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带着兵队率先撤退。一阵轰鸣声过后。幸存的士兵们看着一地的尸体,恍如隔世。

"收尸,整顿,撤退。"刘邦的声音暗哑而疲惫,下达命令后踉跄的转身,血腥味充斥着肺腑。在场的每个人,望着惨烈的战场,心底都涌起了一丝丝绝望。

难道,人类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那一日,战争在帝国四方边境正式爆发,魔种就像不知饥饿的蚁群,开始了缓慢的蚕食,中央开始分派中心人员四下支援,四大家族中魔道朝歌覆灭,韩信,扁鹊二人,正式宣布叛变。

人类的黑暗纪元正式拉开序幕

【|・ω・`)其实九号就是我们的铠了,把异能人抓过去当然不会只是请他们喝茶了,当然是洗脑一波为自己所用的了,不过洗脑也不会完全,所以铠还隐约有些之前事情的印象,但是因为有蛊虫,每次他想起来就会强制再次洗脑,全自动哦!!!狂铁小朋友本来就是魔种里长大,不过还有点单纯,所以对于队友也不会挑剔,嗯哼,报着好人不会都是好人坏人不会都是坏人的私心,我想慢慢塑造人物看看,谢谢看文的小可爱!!!】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