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光景

铠约,盾铁,超蝠,贱虫|・ω・`)摸鱼写文的鱼摆摆

【铠约】奴隶玫瑰12

#ooc预警  铠x百里守约
#预警:微亮瑜亮出没。。。我也不知道他们算不算友情向,但是看见这两个人呆一起闹腾就很开心。(๑˙v˙๑)

目前副cp确定的大概就是,至尊宝x露娜(ง •̀_•́)ง别的。。还没想好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

"滴滴"通讯机在安静的房间里突兀响起,一本《法典》寻声而来,毫不偏移地将目标击飞,目送着大写着红色SOS的玩意在空中划出完美的弧度,满分投篮三分,掉进垃圾桶,诸葛亮终于缓缓松了口气,重新坐回了沙发,手背遮住双眼,再次进入挺尸模式。

自从那个该死的代号"女娲"的家伙宣战以来,紧急消息就不断送过来,简直焦头烂额,那些家伙也是胆大,居然敢用神的名讳,也不怕遭雷劈,诸葛亮暗暗骂了两句,虽然说身为有着高素质的的高材生要注意形象,但是这种家伙真是让人恼火,能骂两句是两句。

只能说他们运气够好,这种控制人神经的玩意是一种变异蛊虫,极有针对性,专门寄生在异能者身上。这个东西溶在血液里,蛰伏时期没有任何不适,甚至身体检查都很难发觉,对普通人没有任何影响,对于异能者则是一枚定时炸弹。

蛊虫一旦受到母体命令就会立刻躁动,释放神经干扰素,而且能力越强,精神攻击越严重,如果提前预防还能一敌,但是这种猝不及防的发难,不少人都中招了。

而诸葛亮好巧不巧是一位精神系异能人。蛊虫躁动的一瞬间就碾压下去了,而他所在的办公区大部分都是精神系能力者,防御系统也属于精神系全覆盖,不消片刻小规模躁动就被碾压下去了。

"诶,刚刚那个求救信号好像是魔道的家纹啊。"一个悠哉的声音在身边响起,诸葛亮投给那个坐在沙发上玩火的男人一双白眼,"闭嘴吧,你这个开场阵亡的家伙。"

没错,我们叱咤战场,八斗之才的周瑜将军,开场就引起了不小的骚动,火苗乱窜,当时的情景可谓异常壮观,冲天的火柱烧了半个办公室。却偏偏事后被某人嘲讽,形容他就像一只燃烧的火鸟,挥舞着骚气的羽毛,雄赳赳气昂昂地扑进了人群。

不过还好这个小骚动被及时赶来的诸葛亮压制下去了。等周瑜从废墟里爬出来的时候,俊脸上满是灭火器的白粉。"呸,什么年代了这里怎么还有这古董玩意。"当时周瑜抹了一把脸,神色颇为嫌弃,而诸葛亮则波澜不惊地地把东西放到了下属的手上,满脸写着,幼稚,天真,鱼唇。

现在,他又接收到诸葛亮的嫌弃信息了,周瑜表示身经百战无所畏惧。继续折腾手上不听话的一小撮火苗,漫不经心的问到。

"你说那些家伙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东西植入到我们体内的,还好巧不巧,基本上都是异能人里有头有脸的家伙,这么人工智能?"

他提出的这个问题,诸葛亮也不是没想过,不过听说上头派人去抓捕负责生物武器研发的博士扁鹊了,估计是那个家伙的问题?或者是,另外一个更严重的猜测?

揉了揉太阳穴,诸葛亮选择把困惑先咽进肚子里,祸从口出,这种关键时候,别乱说才是明智的选择。"问题少问点,一会儿到你了就给我乖乖去接受治疗,别再像个火鸟上窜下跳地丢人。"从一摞文件里掏出一份加急的,随意翻看了两下,诸葛亮头也不回地说到"准备准备,过段时间我们应该就要被分派下去了,好好做你的事别掉链子。"

周瑜颇为不屑的耸耸肩,虽然心下隐约也有了一个猜测,但是首先,他选择给这个让人不爽的腹黑鬼比了一个中指,MD为什么要让我遇见这个气人的家伙。

====================================

失去了防护罩与天空的的隔膜,夜空好像都清晰了不少,守约所在的城镇的防线在失去防护罩的庇护后脆弱地不堪一击,,作为靠近边境的城市,他们是第一处受灾地区,最先崩溃的就是魔道家族,大批异能人被操控,无人防守。

短短三天,人类已经沦落到东躲西藏的境地。

灯火通明的街道上,魔种的巡逻兵有纪律地进行夜巡,迈着整齐的步伐走过。他们队伍的尾部,几个鬼祟的人影迅速穿过街道,回到了一栋废弃大楼。

"吓死我了。"露娜拍了拍心口,与平日不同,这次她的身上背着一个巨大的包裹,很难想象她如此纤细的身材居然能背动这么大一坨东西。

守约用手势示意她声音小一些,警惕地探头观察了一下门外,见四下无人,小心地地关上了门。"动静稍微一点,这些家伙听力过人别多生事端。"守约压低声音叮嘱道,率先抬步上了楼。

"啧,这家伙一直这么磨叽么。"玄策把包裹甩到肩上,发出了不耐烦地声音。露娜默默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接话,乖巧地快步跟上守约的脚步。

见没人理他,玄策更加不爽了,搞什么啊?跟着自家师傅流浪这么久,见到的别人家的重逢都是抱头痛哭啊啥的,自家这个哥哥怎么像见鬼一样?除了开始像个傻子一样盯着自己看,说了句玄策你长大了,之后就像刻意躲他一样。

哼!难道我不知道自己长大了么?难道不应该抱抱自己,摸摸头啥的?不不不,还好他没摸,我才不需要那种东西,哼。自己都还没气他一直没来找自己呢,居然就这样把亲弟弟晾在一边!才不要搭理他,玄策越想越气,仗着没人看见,脸颊鼓成了一个大包子,尾巴快甩上天了。

而且自家哥哥也就算了,这个女人居然也无视他,跟他们一起行动简直就是个错误!愤愤地冷哼两声,不过不情愿归不情愿,玄策还是抬脚快步跟了上去。

顺着旋转楼梯到十楼,就是他们目前的根据地,这栋楼因为是一栋危楼,所以也没人刻意巡查。幸存的大部分平民被控制在了市中心,守约一队人为了逃出来也花了不小的功夫。

那些被控制的异能人为魔种提供了不小的助力,凭借兰陵王不知道哪里搞到手的屏蔽装置,他们才得以避开同类的精神探索。

推开储藏室的门,窗边的男人听到动静微微偏头来看,守约用手势打了一个暗号,对方也手势回应,这才互相核实了身份。

守约转身欲接过身后跟上来的两个小孩的包裹,露娜乖巧的递了过去,而玄策则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把东西甩到守约身上,也不顾对方被砸地一个踉跄,转身就气鼓鼓地去自己房间,"呯"一声关上了门。

守约错愕地拿着包,看着玄策怒气冲冲的背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守约哥,我先回房间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至尊宝的事情而愧疚,露娜这两天别样乖巧,同时也安静地不像平时,这反倒让守约的情绪由微微责备转化为了担心,就怕这个孩子多想,揉了揉露娜的脑袋,守约微微一笑,点点头。

兰陵王一直观察着这边的动静,剔透的绿眸里好像若有所思。

守约神色踌躇了一下,探身看了看对面禁闭的玄策的房间,像是在犹豫要不要去看看玄策,但是最终还是神色沮丧的缩了回来,把今天搜寻过来的日用品摆在地板上分门别类的起来。

"你不去看看那个臭小子?"兰陵王冷清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守约一抬头便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困惑,还有,指责?"他应该是你亲弟弟吧,为什么你们两个就没怎么说过话?"兰陵王的追问让守约不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眼底闪过一丝犹豫。纠结许久,终于抬起了头。"其实不是不想理他。。。"

===============================

"所以你是觉得他不愿意承认你?"兰陵王已经从倚在窗沿的姿势换位盘腿坐下了,对面端坐的守约点了点头,耳根因为局促而微微泛红。

经过这几天相处,守约其实大概也得知了一些事情,兰陵王其实就是一直和铠有联系的线人,铠的父亲与他有恩,所以尽管那位大人已经去世了,他依旧是绝对忠诚的存在,之前闯入资料室的也是他,而玄策,则是兰陵王以前任务结束以后捡到的,一个脏兮兮饿的都走不稳路的小狼崽,索性也就带在身边了,结果一养就这么多年过去了。

守约很感激他扶养了玄策这么久,他也曾经想过无数次如果玄策没有死,他们的相见场面会是怎么样的,也许会相拥而泣?或者是相见不相识?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是在那种一片狼藉的情况下见面。

而且,玄策还认识他,但是眼眸中的冷漠和疏离让他从喜悦迅速如坠冰窖,那个软绵绵会缠着他叫哥哥的孩子,已经消失了。

这也是他一直犹豫着没有和玄策说话的原因,他没办法直视那双厌烦和拒之千里的眼睛,兄弟二人失散太久了,他害怕玄策的不承认,害怕他说出,不我没有你这个哥哥,所以索性就远远地偷看。

兰陵王听到了他的解释沉默片刻,缓缓开口道;"不管怎么样,你的逃避反而是对他更大的伤害。"顿了顿,还是没忍住接下去说到:"我带着那个孩子流浪了十年,这期间他很多次提起过你,不要拘泥于你看见的。珍惜你拥有的东西。"

守约微微昂首,兰陵王并没有看他,他将目光投向了窗外,浅色的碧瞳里承载着一种叫怀念的东西。看来,这也是个有故事的前辈,心里轻叹一声,守约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暗暗想到,下次还是要多和玄策交流的好。想通了这点,心里好像也轻松不少,深吸一口气,守约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了手上的事情。

【正在房间辗转反侧的某只小狼:我都表现的那么明显了,可是哥哥还是没来找我,他果然不爱我了,他在外面有别的狼了呜呜呜呜。】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