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光景

铠约,盾铁,超蝠,贱虫|・ω・`)摸鱼写文的鱼摆摆

【铠约】玫瑰奴隶11

#ooc预警,
#铠x百里守约

放弃挣扎,就当练笔( •̥́ ˍ •̀ू ),唉。写文好难啊。

目录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刺目的刀光划下,守约不由闭上了双眼,但随后清脆的金属相撞声,又让他不由重新睁眼看去,一个纤细的身影逆着光,在他面前投下了少许阴影。

"露娜?"

女孩恼火地瞪了脸呆坐在地上家伙,弯刀支持不住地被下压了几分,"守约哥,速度,把我哥武器打掉。"露娜咬牙吐出几个字,刀锋上传来的力度让她有些撑不住了,刀锋险些划破她的脸颊。守约暂时也再无心问她从哪里冒出来的了,腰间隔人的硬物让他当机的大脑终于想起了那柄银色的小手枪。

估计铠也没想到吧,当时本是送给守约防身的礼物,最后他反而成为了枪口对准的第一个人。守约神色复杂地抬起了枪口,手微微有些颤抖,铠微微侧头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迅速转换了进攻目标,转身便要夺枪。

"呯!"子弹划出弹膛的声音在大院的上空突兀地响起。
银光划过,长刀在空中旋转了两圈,最终直直钉在了地板上,发出颤抖的蜂鸣。

铠困惑地看向自己空荡的手,被震烈的虎口上,鲜血顺着手腕流成一条小溪,守约松了一口气,露娜的反应还是很迅速的,他的子弹精准击穿了铠的手掌,而露娜则抓住了那一瞬间的卡顿,击飞了武器。

"守约哥,按住他,想办法把我哥弄晕,这是个蛊虫,必须取出来才有效。"露娜隔着沙发,欺身攻了上去,守约实在忍不住了,不由得开口问到。"露娜你怎么知道这些。"露娜用沉默表态。

兀的,铠好像听到了什么召唤,他仅凭一只左手便挡住了露娜的进攻,反身握住地上的刀柄,用力将人撞了出去,猝不及防地一套发力将让露娜一个踉跄摔了出去,守约急忙伸手来扶,被撞了满怀。

出乎意料,铠没有攻击的意图,混乱间,他扶住窗沿,翻身一跃下。"铠!"余光瞥见了那人的举动,守约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起身就要去看,露娜的声音悠悠从身后响起。"死不掉,我们的身体又不是普通人。"

从废墟中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露娜的神情镇定到可怕,俯身去窗边看,并没有找到人影的守约这下终于有空管这个小姑娘了,"说吧露娜,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露娜撇了撇嘴,颇为不情愿的开口,"无非就是良家女孩被坏蛋骗的团团转的故事呗。"像是猜到了对方的神情,露娜选择抬头看天

"是不是上次和你一起的那个家伙。"守约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丝愠怒,他希望露娜能告诉他不是他想的那样,可惜,他的猜测是正确的,露娜沉默不语,相当于就是默认。

尽管守约心里知道这不是她的错,但是只要想到铠刚刚不受控制的模样心底还是止不住地怒气上涌。

不能对她生气,她还是个孩子,不能生气,不生气。恨恨地踢了一脚面前的桌子,守约焦躁地揉乱了自己的头发。他快步走到露娜面前,眼底浮现一丝疯狂:"那个家伙呢?那个家伙在哪里?他还知道什么,铠会去哪里?铠可是你亲哥哥露娜你到底在想什么?!"

露娜看着这个向来疼爱她的哥哥真的动怒了,眼眶也微微泛了红,"至尊宝不是坏人,真的,他只是受了指使,他告诉我你们会出事,这些事情不是他做的,真的!"她想努力为自己的爱人辩解,但是现实面前那些所谓的真实实在太过脆弱。

守约有些疲惫地示意她闭嘴,走到那面破掉的窗口前让自己透口气,接连发生的事情让他有点喘不过气。露娜还是经历太少了,说什么就是什么,看这个架势,估计人也早就被放跑了。

露娜看到了守约脸上的失望和自责,嗫嚅片刻,还是什么都说不出口,索性窝在了沙发上,蜷成小小的一团,离别时至尊宝的样子好像还在眼前。他说其实他是魔种,他还说他不是奸细并请求露娜相信他。

"露娜你和我走吧,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你们必败无疑的,跟我走吧。"至尊宝焦急的眉眼仿佛还在面前,可是战争已经发生了,就算露娜相信,也不会再有人信他的话,所以她最后选择让至尊宝独自离开,她不能放弃这里,这里有她的哥哥,有她的族人,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就算到最后背水一战,也要死在这片土地上。可她还是来晚了,哥哥没有了,至尊宝也没有了,沮丧地将自己埋进两膝之间,露娜偷偷揉了揉眼睛。

"战争还没有正式开始就像一群丧家犬一样,怎么,已经想好怎么送人头了?"冷清的男声在身后响起,情绪低落的两个人闻声看去,被打开的密码门前正站着一个长发高挑的男人,银色的头丝散乱地披在身后,金属面罩遮住了他的下半脸,露出了狭长的眼眸,剑柄被捆在右手上,刀锋从黑色斗篷中划了出来,浑身散发着危险而难以亲近的气息。

"百里守约,在下铠的线人兰陵王。"

守约眼里划过一丝困惑,刚想开口询问,那人身后闪现的另一人生生止住了他的问话,金红的瞳孔因为惊愕而微微颤抖。
戏谑的声音穿过两者间短短的几十米,传入了他的耳朵里
"哦呀,真是好久不见啊,我亲爱的哥哥。"

评论(3)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