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光景

铠约,盾铁,超蝠,贱虫|・ω・`)摸鱼写文的鱼摆摆

【铠约】玫瑰奴隶10

#ooc预警
#逻辑混乱预警,人设都是浮云,我自己都不信我自己( •̥́ ˍ •̀ू )我都快忘了自己写的剧情了【小声bb】

长久未更么有脑洞了扣爱扣,也不知道会不会加点副cp。。不过不会写啥因为爱所以即使失去意识也还记得你这样的了。。所以最后那段别想铠哥停刀的emmm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

边境防护所,刘邦环抱着双臂,静静看着这位上头拨下来的"神医"娴熟地从小包里取出银针。

面前这个家伙,头部被绷带杂乱缠绕着,堪堪遮挡住了半边脸,几缕卷发从缝隙中突兀地冒了出来,滑稽又不修边幅。分明是一位医生,浑身却散发着不详的气息,也真是少见。

刘邦的心里这样想着,直白的表情也出卖了他内心强烈的不信任,面前这个比魔种还要邪气家伙,实在是无法轻易放松警惕,就算张良再三表示应该没有问题,不观察一段时间还是无法彻底放心。

相比于刘邦充满审视的态度,扁鹊则完完全全无视了杵在身边的这个家伙,思忖片刻,便将银针扎进昏迷者的几道穴位上。不一会儿就见那人突然面露痛苦之色,喉咙里发出了尖锐的尖叫声,手脚开始剧烈地抽搐,在众人的嫌恶之色里干呕出一团黑色不明物体。

滑溜溜的黑块夹带着恶心的黏液,缓缓的蠕动,甚至发出了婴儿的啼哭声,哭声尖锐凄惨,十分渗人,让靠近的护士不由得惊呼后退了两步,刘邦也忍不住皱了皱眉。

一个嘶哑的声音在惊慌的人群中突兀响起,音色不敢恭维,就像锯着木头发出的"吱呀"声,不似常人。"这个人啊,中蛊时间不短了,性命无虞,但是要难受一阵了。"桀桀的笑声阴恻恻地,让这段话越发恐怖了起来。

刘邦有些不悦的看向那位"神医",背后却猛地一阵冰凉。凑巧的很,那双阴森的绿瞳也正直勾勾地看向他,视线相撞,对方死气沉沉的眼睛微微眯了眯,带着一丝狡黠,锐利的目光将人一寸一寸的透析干净,仿佛被全部看穿无处可藏,刘邦按压住心中莫名的凉意,仓皇偏头不再看他。等重新回头,留给他的就剩一个满是绷带的后脑勺了。

刘邦暗暗心惊,心下估计是先生察觉到自己的失礼了。不过,那一眼居然能让身为异能者的自己毛骨悚然,这位神医,估计也确实不是普通人。

"将军!"一个士兵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巨大的推门声惹得本就有些不安的刘邦更加不悦。

"什么事情。"刘邦皱了皱眉冷声问到。看到平时还算的上温和的将军面色发青地看着自己,士兵不由咽了口口水,强忍着惧意向他汇报。

"东南方位刚刚被破了,上头刚发来消息,让您立刻去支援。"

刘邦的脸色刷一下泛了白,东南方位正是他多年至交好友韩信负责监督的边防地带,以韩信的能力,怎么会一点支援的消息都没收到就被破了防御。

尽管疑点诸多,但是毕竟边防被破,事不宜迟,必须立刻前去支援。刘邦抬脚就准备离开,猝不及防,背后悠悠又传来那个诡异的音色。"刘将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您可得小心了。"

桀桀的笑声刺耳又难听。刘邦强忍怒火,愤愤地递给了那方向一个狠厉的眼神,也不管对方看到了没有,焦急地向总指挥室跑去。

——————————————————————————

"东南防线被破,那些老滑头倒是终于肯透露消息了。"喝了一口热牛奶,守约看着电子屏内播报的新闻,眉眼间面露一丝担忧,铠没有回话,专心致志对付着桌上的午餐,眼底的淤青昭示着他严重的缺少睡眠。

看着身边萎靡不振的家伙,守约不由叹了口气,先前那个在军火库旁鬼鬼祟祟的人还没抓到,再结合在之前有人光明正大闯入族长档案室的事情,上层已经闹翻了。

虽然说档案事件是铠一手策划的,但是元老们并不知情哇。于是乎,在两件事情的冲击下,那些老家伙简直炸开了锅,自以为铜墙铁壁的防守实则处处漏洞,这是谁的责任?他们谁都不乐意背锅,到最后还是把事情都扔到了铠这个后辈身上。连续几夜的马不停蹄地处理相关事务,纵使铠也有些力不从心了起来。

这种情况肯定是有内奸的,但是内奸又是谁?

再加上前不久,凭借法术独大的四大家族之一,朝歌的族长,也是目前帝国的占星师明世隐的莫名失踪也引起了一片哗然,这种人心惶惶的时候,铠怎么睡得着。

看着面前的人,常年握刀手抖成了筛子,颤颤巍巍地把饭菜夹到碗里,咀嚼半天怎么都咽不下,守约实在忍不住了,对铠进行了第一百次的劝说。

"休息一下吧,我帮你顶一会儿还是没事的。"

不出所料,换来了铠坚定的摇头,"我有方寸,没事。"

和线人的联系最近莫名中断,铠目前没办法准确策划下一步方案,他不能休息。

守约叹了口气,心里都下了决定,再不行就把这家伙敲晕了扔床上,却见面前的人突然"咚"的一声倒在了桌上。心下猛的一惊,慌忙伸手去探,发现铠只是睡着了。

守约心下不由得松了口气,把沙发上的毯子随意搭在了他身上。

总算还是睡着了,长久的熬夜真的很担心猝死啊。

暗暗吐槽了两句,守约将目光重新投向了电子屏,眉头却微微皱起,不知道是不是信号问题,长相甜美的新闻主播开始断断续续地出现在屏幕上,雪花一样的杂点逐渐出现,模糊的声音模糊的画面,在守约的记忆力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情况了。

正在恼火间,只听到一声细微的"哔哔"声,屏幕彻底黑了,百里守约颇为无奈地抬起来传呼器,正准备联系维修部。屏幕却又猛然自动亮起,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渐渐浮现了出来,是个女人。

白皙的肤色,清秀的轮廓,但是上半张脸被金属面具遮挡着,无法窥见容貌。身后浮现着古老又繁复的花纹。

一种不祥的预感渐渐在守约的脑海里叫嚣了起来。

这个女人,是个灾难。

"人类,下午好。"

清冷的女声,从那对开合的薄唇中发出,夹杂着金属碰撞的电流音,莫名让人感到一股凉意。

"我是你们口中魔种的头领,代号`女娲`"

守约的心脏猛地一沉,在他的长久的认知里,魔种是一种低等种族,嗜战,凶残,所幸无脑,但是面前这个女人,入侵了广播系统,气定神闲地自我介绍着,明显不在无脑那一类里。难道魔种真的进化了?

难怪边境被破!

守约心底警铃大作,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仅仅示威而已。

果不其然,停顿少许,女娲再次开口,"听说你们的强大是因为神给予了你们普通人类新的希望,一群强大的异能人。不过我想说,再强大,本质不过也就是人类,只需要一点外物的帮助,他们反而是我们最好的帮手。"

她抬手手示意了片刻,一个红色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面容英气而具有辨识度,瞳孔木然地看向屏幕。韩信!守约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这就是边境被破的原因么。

没有任何消息,就悄无声息地被攻破了。是因为韩信的投敌么?

守约的大脑有一瞬间的错乱,但是敏锐的观察力也让他发现了一点不对,那种呆滞的表情,不应该是正常人的表情。

女娲向韩信微微点头,不紧不慢地抛下了一个重磅消息。"我来这里,是代表全族对你们宣战,我族被人类压迫了几百年,今日终是迎来了新的时代。而你们的保护神,将成为我们开疆拓土的利器。失去庇护的你们,卑微又脆弱的人类,臣服,还是死亡,希望你们能好好想想。"

电子屏幕上重新出现了大片的雪花,人物逐渐模糊乃至消失,屋外突然传来的尖叫声让守约心里一凉,手忙脚乱地冲到窗前,天空的景色让他呼吸为之一滞。

一股黑色的气息遍布了半个天空,坚固的结界上居然出现了大片的漏洞,并有逐渐蔓延的趋势。如果结界彻底破了,那人类也就赤裸裸地暴露在这个危险的空间了。

怎么会这样。

几百年不倒的结界,居然轻而易举地被一团黑气破了?

未等他冷静下来,敏锐的感官让守约听到了身后的破风之声,身体本能地向右侧闪躲,一柄长刀擦着他的脸颊飞了过去,割断了几缕发丝。

那个安分趴在桌上的人,此刻站在桌旁,手执魔刀,神色木然又陌生。

糟了。

守约心底咯噔了一下,以刚刚那个女人的说辞,他们潜伏已久了,难道真的已经控制了大部分的异能者么?

铠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未等守约反应过来,刀锋已经贴近,守约只能堪堪举起身边的椅子挡了一下,才抵住了这次进攻。

刀气在他的脸上划出了一道血痕,巨大的冲击险些将的虎口震裂,暗暗骂了一声,守约这才发觉铠先前与他切磋时有多温柔。

扔掉手上断成两段的椅子,守约闪身滚进了沙发后面,将它作为一个简易地防身处,迅速掏出控制器锁上了大门。

必须锁住这个发狂的家伙,如果让这个铠冲出去,结果将不堪设想。

如他所想,刀锋在沙发上砍出了深深的痕迹,将求救信号发出的守约只能寄希望于那个红头发的将军,只希望他别也被控制住了,不然可就彻底要玩完了。守约暗暗想到,一个打滚险险躲过刀刃,心里有个声音叫嚣着。

逃,必须逃出去,不然就死定了。

再一次被劈开手上的防护物件,面前铠的眼神空洞又可怖,死亡的逼近让守约不由打了一个冷战。

铠毫无破绽的进攻将他压制地喘不过气来,好在灵活是他的先天优势,可惜体力也逐渐有了耗尽的倾向。

跳窗吧。

守约险险躲过一击。撇了一眼身后的窗户,想了想从六层跳下去的存活率。踌躇间,一个不留神,腰侧狠狠挨了一脚,被踹地猛地向一边扑去,守约吃痛地护住腰部,感觉腰椎仿佛都错位了,动弹不得,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阴影在他面前停住了,铠的长刀缓缓举起,眼底的陌生和残忍让守约的心脏一阵冰凉。

长刀划下,耀眼地反光让守约不由紧闭了双眼。

完了,结束了。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