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光景

主铠约,盾铁,超蝠,贱虫,米妙,童史,拉隆,副亮瑜,邦信。摸鱼写手

【铠约】元旦篇(短小h)

#主铠约(ooc预警温柔铠哥了解一下)

#副双兰,亮瑜(不过不明显)


算是贺元旦的一个小短篇,大概是主线结束后的一个小番外吧,与主线无关,我知道我弧很久了,可是真的很忙,哭叽叽,给各位小可爱们谢罪。( •̥́ ˍ •̀ू )等我考完 绝对不弧了,来个甜饼开开胃


———————————————————————————

    距离长城不远处的小镇上,灯火通明的小酒吧里,欢笑声阵阵。边防将士们正享受着他们难得的休息时间。“来!喝酒!今儿兄弟几个不醉不休!”苏烈浑厚的嗓音响起,举起酒杯率先干了,众人或是坐在吧台边,或是躺在沙发上,遥遥举杯呼应。


玄策看着自己面前的蔬菜汁,不开心地皱了皱鼻子,乘着大家没注意,悄悄地把爪子伸向吧台上一小杯调制好的鸡尾酒,正当小狼窃喜自己计谋得逞的时候,被骤然握住了手腕,抬眼果然是自己老哥严肃的表情,心里一跳,暗道要糟,果不其然,耳边平日温和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丝恼火:“玄策,小孩子不要喝酒。”


小狼奋力挣脱出爪子,哀怨地看着他的老哥,不服气地“切”一声,悻悻然缩回了角落里,猝不及防间,被花木兰和露娜几人拖到了女性堆堆里,在一堆“玄策真是可爱呢。”“来让姐姐揉揉毛。”的声音中,可怜的玄策惊恐瞪大了眼睛,感受“姐姐们的疼爱”,陷入了另一种恐慌中。


守约好笑地看着自己的弟弟在众女性的“毒手”下,尾巴上被打上了蝴蝶结,头上被扎了两个小揪,一脸小可怜的模样,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叽叽了。


李白已经微醉了,边喊着“如此雅兴,我要作诗一首!”,随手掏出自己腰间的剑就要在酒馆的墙上写字,被惊恐的酒保死死拉住。花木兰豪放地坐着,嚷嚷着,喝酒就是要对嘴吹,一瓶一瓶的喝才爽,兰陵王哭笑不得地坐在一边,还得忙着接住这个小祖宗扔出去的酒瓶,防止砸到些花花草草阿猫阿狗或者某些幸运儿。


周瑜,诸葛亮和刘邦一众坐在一个小桌前划拳喝酒,还不忘互相揭短,偶尔还能传来韩信气急敲刘邦脑壳的声音,一派其乐融融。


“诶,守约哥,我哥人呢?”因为喝了一点小酒,露娜眼睛亮晶晶窜到了守约身边,语气里多了一份小女生的俏皮,守约忍不住揉了揉她的脑阔,换来女孩不满的噘嘴,微微一笑道:“他说要去买点零食,顺便帮我采购点食材,一会儿就回来。”


过了不久,铠确实回来了,不过,他身后貌似跟了些不得了的小尾巴。“路上遇到的,跟着过来了。”铠依旧一脸的面无表情,不过配着他拎着大包小包的零食脖子上还挂着一串袋子的样子,毫无威慑力就对了。


明世隐微微一笑,向着目瞪口呆的众人打了个招呼,裴擒虎被公孙离从后面拽了出来,大男孩一脸的不好意思,把手里的礼包塞进一旁守约的手里,“那个,先生说来给你们送礼物,就,谢谢你们之前帮忙。”


反应过来的守约忙招呼他们进来休息,顺便和酒保交待了一下。本就挤的满满的小酒馆,更加热闹了几分。


“我们来玩!国王游戏吧!”花木兰打了个酒嗝,边说边举起手上的瓶子灌了一口,脸蛋红红地提议到。在一片起哄说好的声音里,一圈人团团坐好,连带本来准备躲在后厨房躲过一劫的铠也被拖了出来。


“好了,听我说,抽到国王签的人,可以随机命令另外两个人做任何事情,不可以拒绝!那我要开始了哦。”花木兰扫过蓄势待发的众人一眼,阴恻恻地一笑,把手里的筷子桶晃的哗哗响。


几分钟过去了。


“木兰姐快点。”玄策不耐烦地咕哝到,神神叨叨了这么久他的紧张劲都快过了。


“开!”


随着一声令下。

原本已经昏昏欲睡的众人一下清醒了过来,转眼间签子就一个都不剩。


“嘛,我不是国王诶。”周瑜失望地看着签字上的“五号”,却听到身边传来一声轻笑。转眼一看,“国王”两个字近在咫尺。“怎么办呢,公瑾,我好像这种事情上运气也比你好呢。”诸葛亮笑眯眯地看着瞬间黑脸的周瑜,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呢,众人默默想到。


“那就,抽到五号签的人,连说十遍诸葛亮真是个智勇双全人见人爱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全能人才。”听到这个要求,周瑜的脸色简直可以用精彩纷呈来形容,众人一边感慨诸葛亮的臭不要脸,一边心疼周瑜,天天被这个人压一头,还得夸他真的是太辛苦了。


周瑜咬着牙高声连说了十遍,把签一扔,头一扭,懒得再理诸葛亮,自己给自己生闷气去了。诸葛亮也不急,笑眯眯地开心的很。


众人也算长了个教训,下次千万不能把签子给别人看到了,看见没,假公济私的典型例子就在这里摆着呢。


下一局,抽中国王的是露娜,只见她眼睛一转,说道:“我也不为难你们,四号和八号一起唱学猫叫吧。”众人扭头寻找两位幸运儿,只见李白哈哈一笑,不知道从哪里捣鼓来了一对猫耳朵往头顶一戴,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玄策脸都涨红了,在姐姐们的“热情”注视下,一咬牙站了起来。


“诶呀,小玄策不要紧张,来哥陪你一起唱。”李白一把揽过局促的小狼,热情洋溢,慷慨激昂。玄策一脸黑线地看着仿佛打开新大门的李白,默默吐槽:怎么办,好像更紧张了。


一首唱完,在众人“天呐玄策好可爱。”“李白这个老不正经”的笑声中,玄策羞的满脸通红就要往自己哥哥怀里钻,在距离温暖的怀抱还有0.01公分的时候,他的后衣领被一只无情的大手拎了起来。


在铠,冷漠,无情,没爱的一句:“玄策啊,你已经是个成熟的小狼了,要学会自抱自泣。”中,玄策可怜巴巴地被扔到了姐姐堆里,在一群如饥似渴的眼神中,护着耳朵和尾巴欲哭无泪。


“哦豁,这次是我。”公孙离眨巴眨巴眼睛,在众人紧张的注视下,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那就,三号给六号派发一个大冒险吧。”


听到这个消息众人松了一口气,不过当看到三号是谁的时候,这才发觉自己好像高兴的太早了。


“小离真是贴心啊,姐姐太感动了。”花木兰举着三号签,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寻找着她的小六号。


守约默默咽了口口水,战战兢兢地举手示意。


看到是守约,花木兰的眼中反而划过了一丝失望,毕竟,守约可是他们幸福生活的保证,没办法下重手诶。


不过这可不代表她会放过他,既然她不能直说,就让老天决定!


一个木盒子放到了守约面前,花木兰一个眼神示意他抽个签。守约夹出小纸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持签者和左边或者右边任意一人亲吻十秒钟。”守约的脸瞬间红透了。


他的左边是苏烈,右边是铠,这种选择根本没什么可以选的。


铠见他脸色不对,凑近一看,挑了挑眉。花木兰的一把抢过纸条,大声的念了出来。众人瞬间情绪高涨,除了哼唧唧表示不看的玄策,女性玩家们的眼睛简直要放光了。


“亲一个!”


“亲一个!”


在起哄声中,守约局促地看向铠,他知道铠不喜欢在众人面前做这些事情,所以一切得看他的态度。铠的面色还是冷冷淡淡地,看不出情绪,正在守约想要放弃的时候,一双手指挑起了他的下巴,唇上传来的温热触感让他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他从来没有觉得十秒钟如此漫长,心脏都雀跃着要蹦出来了,大脑里噼里啪啦地放着烟花,一切都变得不真实。


在众人的起哄声里,守约甚至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松开的手,只记得微凉的指腹抚过自己的嘴唇,还有一声细不可闻的轻笑。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了,喧闹中没有人注意到时间已经过了,直到明世隐们告别离开,大家才发现已经到了凌晨。


互道几声新年快乐,便也都三三两两地散了,李白晃晃悠悠地和刘邦那几个醉汉一起回去,诸葛亮则负责运送醉成一坨的周瑜,玄策早就蜷在沙发上睡着了,所以送玄策和几位女性回去的任务就由苏烈和兰陵王负责了。


不过张牙舞爪撒着欢的花木兰,估计除了高长恭还真没人能制她。


守约负责收拾残局,把那些能带走的东西再带走,铠也留下来帮忙,把东西用大大小小的袋子分装好。


用力晃了晃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守约突然察觉到一个甜甜的东西被塞进了嘴里,一抬头便看见铠拿着一袋“pocky”面无表情的站在面前。


咽下嘴里的碎饼干,刚想开口询问,就被铠伸手制止。


“守约,你知道pocky game么。”


守约微微一愣,对方已经探了过来。那双冰蓝深邃的眼眸里,满是认真,守约甚至能从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不知是什么趋使着他,守约盯着铠的双眼,竟也不由自主地咀嚼起来。


一根短短的饼干,在在二人细微的咀嚼声中愈来愈短,仿佛下一秒呼吸就能纠缠在一起。随着距离的靠近,心跳声也越发的清晰,守约不敢再见对面人的眼睛,脸上觉得有些发烫,只是揪住铠的衣领,犹豫着靠近。


猝不及防间,他的腰被一个强有力的臂弯揽住,最后那点饼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自己的口中被掠夺了出去。呼吸间已是唇齿相碰,对方的温度带着甜甜的巧克力味,一时间竟让人有些意识恍惚。


一吻结束,守约本就迷糊的意识更加迷糊,他晕晕乎乎地埋进铠的怀里。耳边传来熟悉的低沉的嗓音,轻轻地,带着笑意。


“新年快乐,吾爱。”


新的一年,也要甜甜的呀!






ps:原计划是打算跨年的时候把给好基友写的亮瑜放出来,但是。咳太血腥了,大过节的还是吃点甜饼策(´゚ω゚`)等我彻底改完了再放诶嘿嘿


评论(2)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