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光景

铠约,盾铁,超蝠,贱虫|・ω・`)摸鱼写文的鱼摆摆

【铠约】玫瑰奴隶09

#严重ooc预警
#铠x百里守约
我已经看透了,什么人设之类的都是浮云,(눈_눈)它们就是脱缰的野马拉不住拉不住。来更个长点吧这次,五一快乐大家~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露娜的回来就像在平静的湖里投了一块石子,不,巨石。她身上展现出的惊人的爆发力和格斗力,让她在年轻一代中激起了轩然大波,轻松地成为了年轻人中的佼佼者。

"飒——"破风之声响起,男孩看着在脖颈处堪堪停下的木刀,额上渗出了丝丝冷汗。露娜调皮地眨了眨眼,后退一步,把刀收了回去。教练抬眼瞥了一下,就在成绩单上打上了分数,"露娜,满分。"成绩不出所有人意料,方才那一套行云流水的刀法,让周围的人都颇意犹未尽。

热切的,嫉妒的,羡慕的目光统统都投在了站在中央的女孩身上。努力忽略掉那些灼热的目光,露娜给四周的同学们展露一个灿烂的笑容,登记完相关信息便蹦跳着跑出训练所了。

对于同学们的羡慕,露娜其实感觉颇为无聊,在雪岭的日子基本都是实战演练,流血受伤都是家常便饭,这种同龄人间不见血的切磋在她眼里,确实不太够看。当然目前她也只能在这些学生里显摆一下了。刚开始回来没几天,露娜曾因为太闹腾,不少下属和侍从叫苦不堪地找铠告状,之后她就被自家一脸寒霜的老哥按在训练所的地板上摩擦了一下午,原本还有点跳脱的心,终于不情不愿地安分了下来。

小小的消沉了几天,露娜满血复活开始沉迷找铠切磋,不出意料地被按着锤。而此期间她以前一直颇为喜欢的守约哥哥一直靠在墙上默默看戏,还偶尔给她一个幸灾乐祸的眼神,气的她想爬起来给他一拳,看自己被虐这么爽么??!

守约岂止是爽,他不要太爽好么!这么多年过去了,终于有人步他后尘天天感受到被铠支配的恐惧了,要不是顾忌那个姑娘想吃他的眼神,守约简直想开个party庆祝一下。

"哼,迟早要被吃干抹净。"露娜想想又有点气,咬牙切齿地嘀咕了两句,一个没留意就撞在了前人的背上。轻轻"啊"了一声,被撞的人转过身来。

"对不起!不好意思!"露娜赶忙道歉,被撞的人也不恼,对着露娜露出了一个大方洒脱的笑容。"没关系。"声音低低的很有磁性,眼前的人中长的棕发在脑后扎了一个小揪揪,面容俊秀而有棱角,带着年少人的朝气,他一笑,洒脱又明亮,露娜不由就看痴了。

男孩看着面前死死盯着自己的漂亮女孩,笑容逐渐尴尬,他有些不知所措地捏了捏衣角,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难道是脸上有东西,男孩默默想到,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看到他的动作,露娜这才回过神。

"没,没啥事,刚才不好意思,我可以要你的联系方式么,下次请你喝奶茶赔礼道歉。"露娜忙不迭地掏出通讯器。满眼期待的看着眼前的人。

男孩刚想拒绝,就察觉到面前人气场在悄无声息的改变,虽然还是笑眯眯的,但是浅蓝色的瞳孔就差没吧"不加就要你好看"的威胁写出来了。

默默吞了口口水,男孩一五一十老老实实的全交代了,神情恍惚的离开了。露娜看了看通讯器上新出现的联系人"至尊宝"心满意足地向校外跑去。

至尊宝?本姑娘还就看上你了。

叼着狗尾巴颇为悠哉地在树丫上小憩片刻,守约一个翻身稳稳落在了地上,知了的叫声此起彼伏,昭示着夏天已经快来了,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咂了咂嘴,这两天那个小祖宗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居然没再来烦他了,守约忽然还感觉有点冷清了些。

铠也忙了起来,国防部的突然三天两头的派人过来,他们暗搓搓的开个会议,开完铠就会钻进资料室里也不知道捣鼓什么东西,三个人里最闲的好像就是他了。

有些无聊地训了训狙击班的一群人,成功用枪法虐了虐那些自以为是的兔崽子,守约神清气爽地出了训练室,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居然逛到了军火库的区域,隔着铁丝网可以看到不少卡车正在运送物资,深深的隧道通入山体,看不清内部的情况。

守约驻足了一小会,转身准备离开,意外在余光里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对方好像也发现了他。守约再转身就什么也没看到了。心下暗暗留意了起来,长久以来的训练让守约的神经第一秒紧绷了起来。

"什么人。"守约故意大声地问到。向人影出现的反方向跑去。等到看不见身影了,躲在草丛里的人暗暗松了口气,潜伏了几分钟感觉人应该已经跑远了,他起身向前挪了挪,不料肩上突然一沉,懒洋洋的声线让他猛的一惊

"你是哪里来的小老鼠啊~"

守约颇为满意这个背对自己家伙的反应,他本就是假意朝着反方向跑,其实中途就折回来了,果不其然让他逮到了这个家伙。过程如此轻松让他感觉还不太过瘾。

不出所料的,对方突然发难。守约迅速后退躲过了那人的匕首,本以为可以看清脸,没想到面朝自己的是一个黑色面具的脸,守约不满地"啧"了一声,摸了摸腰间准备拔枪,突然意识到方才自己觉得太累赘,随手把手枪扔在训练室了。

缺少了枪械,守约不由多了分谨慎。几次交手后,他开始感觉有点不妙,这个打击的力量有些出乎他意料,每一次的冲撞过后,他的关节都在叫嚣着疼痛,骨头好像也快被打断了。好在对方并没有纠缠的意图,看到守约踉跄地后退,便飞速转身逃离。

守约上前想追赶,可惜对方速度太快,反手将外套蒙在了守约脸上,等守约扯下来,只剩了一个远远的背影。神色复杂地拎着这件浅白的外套,守约第一次深刻的感觉,家族里确实已经不太平了。

把白衣服扔给下属让他们找人去,铠冷冷的瞪了眼面前眼泪汪汪的小狼,嘴上不饶人,手上抹药膏的力度还是稍轻了点。

"自己格斗能力没点数?没带枪械也敢追上去,不要命了?"铠的声音里隐约带着一丝怒气,守约也知道自己这次确实冲动了,回来以后被击打的部位肿的老高,着实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要不是对方无心恋战,估计这次真的是人跑了自己也该挂了。

"疼疼疼,铠你轻点。"守约龇牙咧嘴的表达了抗议,换来了一个白眼。

铠这次是真的有点窝火,本来事情就多的头疼,现在居然有人想对军火库下手了,虽然他对自己家族防御很放心,但是这种被觊觎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还有自己眼前这个不把自己小命当回事的家伙,也让他头疼的不行。

上好药,铠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在守约好奇的目光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匣子,甩给了守约一个冷冰冰的眼神,看着面前人有些心虚的缩了缩脑袋,把匣子塞进那人怀里。

"这是什么。"守约愣愣地抱着这个木质的黑匣子,沉甸甸的,精致的烫金纹路证明着它的价格不菲。

"怕你还没拿到礼物就死了,提前把生日礼物给你。"铠冷冷的开口,语气颇为臭屁,但是守约已经没心思关注他了,匣子里精致的银色短枪瞬间吸引了他的全部目光,古老繁复的纹路,古朴又小巧,非常趁手。

"别问哪里来弄的,随身带着。"一个枪套毫不留情地砸在了脑壳上,把沉迷枪支美色的守约打醒。

揉揉了脑阔,守约也不恼,笑得分外开心,自从铠的父亲去世。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过生日了,守约心里不由暖了几分。

目光投向低头收拾东西的男人,刚想开口道谢,就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声音。见到进来的人守约急忙把话咽了下去,迅速从沙发上扒拉了个杂志挡住脸,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进来的是个女人,高挑修长的身材,浅金色的卷发,艳丽姣好的面容,浑身散发着的生人勿近的强烈气场,这是铠的现任女朋友艾琳。

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守约就感觉她不一般,她是在一次会议上对铠产生兴趣的,第二天就借口有事务要谈,进了铠的办公室。

当时守约正在和铠谈军务问题,就愣愣地看着这个来势汹汹的职场女人一掌拍在了办公桌上,朝着这个面无表情的男人用陈述句宣布:"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了。"

守约已经无法用词汇来形容当时的精彩程度了,虽然铠还是一样的冰山脸,但是很明显他整个人都僵硬了,直到那个强势的女人"噔噔噔"地踩着红色高跟鞋风风火火又出去了,还保持着呆滞拿着文件的姿势。为了这件事守约没少嘲笑铠,往往换来一对白眼。

也不知道这次这个强势的女人又为什么过来了。艾琳双手环抱着放在胸前,漂亮的眼眸里满满的怒火,"铠,我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能联系到你了,因为公司有事我没能赶回来,我想你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铠淡淡的看着她,"艾琳,我们不合适。"

听到这句话,艾琳脸色瞬间变了,她不敢置信的看着一脸从容的铠,可惜对方情绪并没有什么波澜。"你再说一次?"强压下怒气,艾琳觉的可能是自己听错了或者什么,就出差了一周怎么事情突然就脱离轨迹了。

铠的眸中闪过一丝不耐烦,"还记得刚开始我说的话么,艾琳,我已经警告过你了,我不是个长情的人,也没有精力谈恋爱,我只需要一个解决生理需求的人,是我说的还不够直白么。"

看着那双冷漠的眼睛,艾琳突然感觉自己就像个傻子,当初铠拒绝自己的时候她还抱着幻想,认为时间可以让她成功获得这个俊朗男人的心。

现在想想,铠确实除了给她买礼物,听从她不算过分的要求,带着她出席一些聚会,解决生理需求以外从没有同意和她接吻或者陪她做别的事情,想着想着艾琳的面色越来越苍白,自己居然妄想融化一块寒冰,是她自己的错,是她看错人了。

艾琳也不是那种会哭哭啼啼的女人,想通了就是想通了,铠也没有骗她或者别的什么,是她义无反顾扑上去的,铠也没让她丢脸过,金钱上也没亏待她,当然其实她也不需要这些东西。

深吸一口气,艾琳正了一正脸色,开口到:"分手可以,我投在你家族的股份我要收回。"铠从文件夹里迅速抽出了协议书,交给她签字。

看这个架势看来早就算好了。艾琳刚刚好转的脸色又黑了下去,咬牙切齿地签下字,瞪了一眼铠。"你这样无情,终会孤独终老。"恶狠狠地撂下这句话,艾琳抓过文件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守约等人走远了,终于松了口气,这个女人的气场太强了,不是一般人可以驾驭的。

看了看办公桌钱面无表情继续改文件的人,守约又忍不住为那些义无反顾凑过来的女人们点了个蜡烛。

铠的在对男女关系上的冷漠已经众人皆知了,他有过无数的女朋友,但是没一个超过一个月的,他可以花钱但是他绝对不会抽空去哄他的女人,而且每一段感情前会再三警告炮友关系,不谈情。

尽管条件已经明确说出来了。还是会有不信邪的女人们前赴后继的过来,有的为了钱有的为了色,最后没一个不是灰溜溜离开的。

本来以为艾琳这个强势的女人可以征服他,没想到还是未能撼动。轻轻叹了口气,守约神色有些担忧,如果真的铠孤独终老,这也不是他希望的结局,他其实更希望铠可以不要这样孤独,明明很温暖的人,却总被套上无情的标签,让他这个不相干的人觉的一阵憋屈。

察觉到守约的视线,铠抬头看了过来,恰好一缕光线斜斜地窗沿照射了进来,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投下了一片阴影,温暖的橘黄将他的面容柔和了几分,在碧蓝的瞳孔,长长的睫毛上都镀上了一层暖金。

细小的尘粒在空中飞舞,那一瞬间这个人美好又不真实,却仿佛在下一刻就会消失,心脏莫名感到一阵抽痛。

不可以,他不可以消失,我就剩下他了。

守约的瞳孔微微颤抖,心里有个声音叫嚣到,这种不知道从何而来哪里来的恐惧,让他感觉非常不好。

"怎么了?"铠困惑的皱了皱眉,守约一口气终于喘了上来,勉强摆了摆手,借口有东西落下了要去训练室看看,他踉踉跄跄走出办公厅。方才的不好的预感,让守约感到了强烈的焦躁,一次两次,这难道是他身为混血人狼的野兽本能么?

摇了摇头努力把这种不好的想法赶出脑海。想着想着身后有人喊他也没觉察,直到手臂被抓住,守约猛地回头,看到的是露娜关切的目光"守约哥,你怎么了,不舒服么?脸色苍白的,需要去医务室么?"守约摇了摇头,目光投向露娜身后高大的男孩,男孩报以礼貌的微笑"前辈您好,我是露娜的男朋友至尊宝。"

守约端详了一会儿男孩,总感觉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我们见过?"忍不住问出口,男孩尴尬了一两秒,摇了摇头。守约估计也是自己想多了,并没有再说什么,迅速的离开了,甚至没有询问露娜什么时候多了个男朋友了,放在平时估计早就要刨根问底了。

露娜有点担忧的看着男人渐渐走远,倚在身后人的怀里,叹了口气"总感觉最近哥哥们都心事重重的。"至尊宝安慰性揉了揉她的脑袋,眼神闪烁了两下,牵着露娜离开了。

评论(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