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光景

铠约,盾铁,超蝠,贱虫|・ω・`)摸鱼写文的鱼摆摆

【铠约】玫瑰奴隶08

#严重ooc预警
#冷漠臭屁铠x口嫌体正守约
还有些不明cp出没,那些可以忽略咳

看着自己一路向ooc的方向狂奔,剧情和题目越来越脱节,我只能告诉自己,死马当活马医(ಥ_ಥ)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忍忍忍,一群废物除了忍还会什么。"刘邦恼怒地把文件摔在了桌上,边境抵抗这些魔种已经两个月,上面居然一直在要求忍耐,避免直面冲突,这让他怎么忍,况且已经爆发了几起小型流血冲突,再忍下去岂不是要他们欺压到头上?

"稍安勿躁,恼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张良安抚性的开口,眼神看向窗外,他费心布下结界上弥散开了缕缕黑气,裂纹也有了扩大的趋势。虽然在安慰别人,但是自己心下也不免担忧。

对方不知道打算弄什么小动作,三番两次在边界挑衅,原本只是一群无组织的种族,如今却像被什么人暗中指挥了一样,有计划性地进行打击,几次冲突,本方没能占到什么便宜,还折了几个异能人,怪病也莫名开始在军营弥漫开来,有些士兵已经处在神志不清的状态了,情况非常不利。

虽然不清楚上层还在隐瞒什么,不过以他的能力,防御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长叹了口气,张良也只能祈祷那几位正在路上的神医和术士可以安全到达了。

———————————————————————————

往常生气勃勃的参谋室今夜灯都没有开,诸葛亮盘坐在沙发里,目光炯炯地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大脑在却飞速地运转着,这两天陆续发生的事情让他焦头烂额,需要安静思索一下。

首先,是名为"种子"的不明生物武器被发现,效果是使寄生的人丧失自主心动能力,逐渐成为被驱使的活死人。其次,边境摩擦加大,帝国方面虽然已经开始调兵支援,但是战争爆发也是迟早的事情。再者,军营爆发不明疾病,不少士兵处在昏迷状态,治疗方法还没有找到。

在这种不容小觑的情况下,上层出人意料地还是准备隐瞒消息,借口是为了避免人民恐慌,但是诸葛亮隐约感觉这些事情和领导层可能有部分关联。他们可能在遮掩什么东西,诸葛亮暗暗想到。

可惜他看似风光,终究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政客,无论怎样也无法左右那群人的思想。在参议院众人投票的时候,他的意见最终还是会被所谓的民主否决。诸葛亮的眼神暗了暗,越发觉得参谋这个位置甚是无趣。

"咔哒。"诸葛亮被突然亮起的光晃了眼,不由抬手去挡,因为太过沉迷自己世界,有人进来了都没察觉。

"怎么不开灯?"周瑜眯了眯眼睛,看着窝在沙发里和灯光作斗争的某人,幸灾乐祸地咧了咧嘴。只要这个人倒霉,他就心情特别舒畅。诸葛亮颇为无奈地看了眼来人,思绪被打断了,不过也没啥可想的了。

"种子的线索找到了么?"叹了口气,诸葛亮喝了口冷茶,准备听周瑜的汇报。周瑜也意外的没有整他,面容也严肃了起来。"我们追踪了以后,在中心街下水道发现了一所实验室,但是已经人去楼空了,除了实验设备别的都撤除的很干净。"

事情和诸葛亮猜的一模一样,所以他并不意外的点了点头,"继续查吧,狡兔三窟,怕的就是他肆意扩散这种东西,需要联系媒体让人们防范一下了,不然事情可能一发不可收拾。"

诸葛亮起身,负手站在了落地窗前,川流的车灯形成了一道道光芒的河流,繁华的街道,万家的灯火将他碧蓝的瞳孔印成了金红色。

"随时准备好和四大家族的联系,越戒备森严的地方,反而越是滋养罪恶的温床。"

——————————————————————————

相比于上层人员们的焦头烂额,我们普通群众的烦恼也就简单多了。比如我们的守小约正面对一个天大的难题。俗话说得好,躲的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守约战战兢兢渡过了十几天,终究还是迎来了露娜回来的日子。铠偶尔从文件堆里抬抬眼,打量打量这个正绕着房间转圈圈的家伙。

"你已经转了三个小时了,不累么。"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守约选择性的无视了他的问话,不过脚步还是停了下来。正当铠以为这个家伙终于消停的时候,守约冷不丁猛地凑到他的面前问到:"你说露娜吃了我做的甜点会不会放我一马。"因为用力过猛,靠的太近了,温热的鼻息扑在了耳边,铠的呼吸停滞了一瞬,他不露痕迹地远离了点罪魁祸首,残忍的阐述了一个事实,"不会。"守约瞬间就蔫吧下去了。

"要不我还是出门避一避吧。"小声咕哝了两句,不过终究还是没有真正挪步,心理阴影是有的,但是想想那个小皮孩现在长大了,对她现在的模样的好奇战胜了本能。

"与其考虑她,不如先想想你负责的那块军务情况吧。"铠掏出一打文件,放在了守约手边。守约一头雾水地接过文件,虽然说是新官上任,但是那群狙击组的兔崽子哪个不是被训的服服帖帖的,能有什么大事,粗略地浏览了一下,他的神色渐渐也有点凝重,"有人半夜偷偷潜出去?"铠点点头,开口道:"已经有两三次的记录,昨天才被半夜抓获,但是这个人对自己的行为没有印象,已经被监管处带去拷问了。"

守约匆匆翻了翻文件,这个人他有印象,是一个很好的狙击苗子,口碑也不错,对待长官也非常有礼数,看来一会儿有必要去看看具体情况。陷入思考的守约并没有关注到门的动静,准确来说听到了动静没有太在意,直到尾巴被握住,酥麻感冲上脑壳,猛地抖了一个机灵。

"守约哥哥好久不见~"清脆的女声在身后响起,分明带着笑意,但是守约莫名出了一身冷汗。有些僵硬地转身,一张艳丽又俏皮的脸正仰头看着他,灵动的眼眸里带着一丝狡黠,而那只罪恶的爪子正在不厌其烦的在他的尾巴上蓐毛,守约的千言万语化成一声赞叹。没想到那个到处糊鼻涕的小姑娘已经出落这么好看了。不过这种感叹很快就烟消云散了,耳朵,尾巴一处都没能落下。

"啊,守约哥哥你的毛真是越来越顺滑了。"露娜毫不犹豫地把脸埋进蓬松的大尾巴里用力蹭了蹭。守约其实脸皮薄,虽然也喜欢调戏那些偷偷瞥他的小姐姐但是像这样被一个女生摸来摸去还是没忍住红了脸,而且露娜这个孩子不知道哪里学来的毛病,居然趁机在他屁股上摸了一把,"臀也很翘啊,哇腹肌也有好几块了。"露娜活脱脱像一个女流氓,罪恶的爪子在守约身上摸来摸去,守约局促的脸都涨红了,求救得看着坐在办公椅里看戏的铠。

看见这人的脸都红的快滴血了,铠也不逗他了,看了看那双不安分的手,给露娜甩了一个眼刀。感受到了一道杀气,露娜吐了吐舌头不情不愿地收回了不安分的爪子,这么多年了还这么护犊子,哼。心底默默吐槽了自己的便宜老哥,但是表面上还是乖巧听话的。

"路上也挺久,把东西收拾一下,守约给你做了甜点,在厨房冰箱里自己去取。"言简意赅地下了逐客令,露娜不以为然地撇撇嘴,欢天喜地去找冰箱了。守约刚松了口气,就感觉自己尾巴又被捏住了,转头一看,铠正面无表情地给他的尾巴顺毛。感受到头顶的视线,铠头也没乐意抬。

"她揉乱了。"面对这种一本正经的扯淡,守约表示信了他们才有鬼,两个绒毛控。冷哼一声,守约红着脸咬牙切齿地别开头。

没事,反正也不会掉块肉是吧。

才怪,呸!

评论(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