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光景

铠约,盾铁,超蝠,贱虫|・ω・`)摸鱼写文的鱼摆摆

【铠约】玫瑰奴隶07

#ooc预警  冷漠臭屁铠x属性不明守约

看到不少可爱的小伙伴的喜欢,一个拖更的咸鱼写手受宠若惊,因为事情太多所以更文真的贼慢,真心抱歉orz不过目前我还没有弃坑的打算,想认真写完,虽然文笔还很差劲,但是想完成的心理推动自己前进,非常感谢各位的喜欢,笔芯~

"有人告诉你档案被盗的事情吗。"守约支着下巴,看着车窗外川流的车辆,颇有些漫不经心。

铠淡淡的恩了一声,态度淡淡的。意料之中的反应,守约撇了一眼身侧一本正经板着脸开车的人,不由笑问:"你这么冷静?"铠不多话,意味深长地看了守约一眼。长久以来培养的默契,让守约隐约感觉这件事不太简单,不由严肃了起来。原本放松的坐姿也坐正了。

"你的计划?"守约语气中带着点不确信,但是身边这个人的沉默默认了他的猜测。

"你的同伴也是厉害角色,我差点以为小命就交待了。"守约的语气里也忍不住带了点怒气,这种事情虽然说没有必要告诉他,但是那天在鬼门关走一遭的感受还是太不舒服。

"抱歉。但是我没有办法控制那人的行动。"铠也知道责任在自己身上,难得地诚恳道歉。看着这个男人一脸严肃认真,就差没在脸上写"我知错了"的样子,守约纵使有着一肚子火气也硬生生地被憋了回去。

"元老会的知道么。"叹了口气,守约重新看向窗外,也没有过多询问,深知铠的脾气,他不想说的,谁都问不出,问了也是给自己添堵而已。

"没有,上层有点问题,感觉混进了什么东西,最近边防不太平你也知道。"铠淡淡开口"帝国方面已经开始给我们透露消息了,军火收购单子也开始多了。"

车内重新回归沉默,车外天色也已经不早了,陆陆续续有灯火亮起,在车内打出了斑驳光影。守约感觉内心隐约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但是一时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索性沉默了下来。

边境种族的蠢蠢欲动,以及活死人的陆续发现,好像有些莫名的联系在里面。不过也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守约摇了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们也已经能看到大门了。通过虹膜扫描,厚重古朴的大门缓缓放下,在护城河上搭建了通过的桥梁,露出了门后建筑风格诡异的高大建筑。车子载着各有心事的二人缓缓驶入了门内。

粗略交待了一下守约负责管理的军队部分,将人送去军事管理处。铠匆匆赶到客厅,那里已经有人等待许久了。

呷一口清茶,男人将耳边的发丝别到耳后,修长的指尖有些无聊地敲打着桌面,发出有节奏的哒哒声,站在他身后的几位保镖均是一身黑衣,严阵以待地看向四周,浑身都散发着强烈的生人勿近的气场,一眼就可看出都是些身手不凡的家伙。

周瑜看了看时间,实在有点按耐不住了。他是算准了时间过来的,本想按照那个蛇皮参谋的指示把军火交易早点谈好回去休息,没想到他后脚刚到就被通知魔道的族长前脚有事出去了,只能乖乖在客厅等待,现在已经过去快两个小时了。茶是好茶,也有消遣的节目可以看,但是他的休息时间也是有限的,相比于在这里浪费时间,他更加乐意回去好好睡一觉。

"请问你们族长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回?"周瑜客气地询问就近的一位侍从,对于这位帝国的将军之一,侍从也非常恭敬,"周将军,具体时间我们也不清楚,已经催促过了,由于事发突然,麻烦您再稍微等一下,真的非常抱歉。"周瑜叹了口气,重新坐了回去,听说是紧急事件,也确实没办法。不过要是他知道铠只不过是去找人了,估计鼻子都要气歪了。

正在他在心里纠结着下次拜访还是继续等待的时候,门终于打开了,高大的身影在几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周瑜抬眼去看,正对上一双波澜不惊的蓝眸,眸子深邃而冷漠,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虽然还很年轻,但是看来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啊,周瑜心底默默给某诸葛狐狸竖了个中指,脸上还是带上了标准的官方微笑。

"铠先生,您好,我是帝国政府方面的此次军火收购负责人周瑜。"

礼节性地伸出手,被结实地抓住握了一握,冰冷的触感,让周瑜不由咋舌。"周将军,久仰。"铠礼貌地回应,目光却不由在周瑜身上停留片刻,像他这个年纪能够坐上帝国的将军,十有八九是异能人,可惜这些资料都属于军方的秘密资料,但是这个高于常人的体温,铠的心里大概有了些许猜测。

两人心照不宣地各自坐下,周瑜将相关文件合同从文档里取了出来。尽管科技发达的现在大部分合同已经开始使用网络签字,但是纸质终究更为安全。铠仔细阅读了一遍条款,眉头渐渐皱紧,军火的订购量不是他估计的一倍,追加到了三倍,虽然说军火的大批量出售对家族的发展有好处,但是也足以看出,边境的小摩擦日渐有了扩大的趋势。

他抬眼看向周瑜,对方也正巧在颇有兴致地打量着他。并没有丝毫的尴尬,周瑜毫不吝啬的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顺带递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铠心下了然了七八分,没有戳破。铠签下字,周瑜将文件仔细收好,承诺款项会分批汇过来,挥挥手就此别过。

铠默默目送着率领一群煞神的周某人浩浩荡荡地离开。余光瞥见下属的脸上一脸崇拜和倾慕,这么年轻就是将军职位,人还硬挺帅气,简直就是理想的人生状态好么!铠无视了身边人快实质化的粉色泡泡,心下已经有了决断。

按照这种加购速度,边境战争估计已经不是小规模。帝国方面也不知道为什么还在封锁消息,但是本族既然已经知道了,就不能坐以待毙,唯一担心的就是战争到底会发展到哪一步,影响范围会有多广。也是时候把在边境雪岭修行的部分年轻人的撤回来了,铠思索着。

魔道家族的人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但是能减少无谓的牺牲当然是最好,他那位同父异母的妹妹,也很久未见,是时候大家聚一聚了。心里下了决定,铠向办公室快步走去。

————————————————————————————

"什么?露娜要回来了?"守约炒菜的动作一僵,看向倚在厨房门框上看着他做饭的某人,铠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心神早就被锅里的香气勾走了,相比于他的淡定,守约就有点欲哭无泪了。

露娜是铠的母亲去世两年后,铠的父亲在元老们的压力下续弦,才有了这个女孩儿。守约刚到铠家时,露娜的年纪与玄策相差不多,守约开始自然喜欢的不得了。不过后来这个小魔王就让他吃足了苦头,天天揪着他的耳朵和尾巴不放,力气还大,扯的守约眼泪汪汪的,偏偏骂不得打不得。

这种时候一般就只有铠出马了,这个小皮孩天不怕地不怕倒是很怕铠,只要铠冷冷瞪一眼就乖巧收手,鬼精地让人哭笑不得。守约的耳朵和尾巴直到被她送去家族安置在雪岭的训练所后才终于得到了解脱,现在想想那孩子要回来,守约想想就一个头两个大。

"糊了!"耳边轻轻的低呼,把他的思绪扯了回来,因为没有翻锅,果不其然地菜糊锅了。铠的蓝晶晶的眼眸里满是委屈,可怜巴巴地看着锅,里面是守约本来承诺给他抄的最喜欢的菜。感受到身边的人浓浓的忧伤,守约不禁扶额,是的,这个魔王是个吃货,大写加粗的吃货,平时摆着一张别人欠他一笔巨款的臭脸,却在吃上情有独钟,而且尤其喜欢守约做的菜,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了,从三天两头的蹭饭,到后来非守约做的不吃,也是让人头疼,于是我们的守约小朋友在忙的不行的训练之余还成了铠的专用伙夫,有时候想想还真想咬牙切齿的让他发工资。

"行了行了,我再做一份,你去坐好。"把某个化身大型犬的家伙推出厨房,守约总算是松了口气,这对兄妹还真是让人头大,默默吐槽之余又涌起了一丝羡慕,如果是玄策的话,大概也会很闹腾吧,苦笑了一下,将这个想法先抛出脑后,转身重新准备食材。

铠坐在桌前,静静看着厨房里的人,神有些落寞地转身重新忙碌了起来,端详的目光里带上了一丝莫名的情绪。

他知道守约在想什么。

守约私下里寻找弟弟的举动他都知道,也无数次见过守约兴冲冲地出门,满心失落的回来。如果守约真的能找到他的弟弟,那个孩子要是对守约不好,自己铁定要给他点好果子吃。铠的眼眸暗了暗,暗自下了决定。

(此刻正在街头买晚餐的玄策少年打了一个大喷嚏,在自家师傅嫌弃的目光里,揉了揉鼻子,默默怀疑自己是不是感冒了。)

香气渐渐从厨房中蔓延开来,温暖又熟悉,正是万家灯火时,平凡又舒适。铠有些享受的眯了眯眼睛,如果生活可以这样一直下去,也不错,心里想到,嘴角扬起了一抹浅笑。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