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光景

铠约,盾铁,超蝠,贱虫|・ω・`)摸鱼写文的鱼摆摆

【铠约】玫瑰奴隶02

#ooc警告自娱自乐产物

#冷漠臭屁铠x隐忍下属守约

         待守约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不在笼子里了,虽然镣铐还没有解开,但是身下柔软的床铺让他感觉自己仿佛在做梦。不像常年阴暗潮湿的地下室,明媚温暖的阳光从干净的玻璃折射了进来,窗外就是随风摇曳地树枝,风吹的叶子沙沙作响,久违的,充满生机的景色竟让他看的有点痴,身后的门开了都没有发觉。

       "会说话么。"耳边猛然传来的声音,让原本安静下来的守约惊地露出了獠牙,如果不是因为有镣铐束缚着,可能反身就是一爪子了。可惜他身后的人并没有被他吓到,蓝眸淡淡地看着面前龇牙咧嘴,耳朵因为受到惊吓而猛然竖起的人,就像在看一只炸毛的猫咪。冷静下来的守约定睛一看,这不就是那个给自己取名字的小男孩么,居然没有被吓到,反而自己被吓了一跳。小孩子心性有些敏感,他隐隐约约感到了一丝挫败感,耳朵也耷拉下来了,没精打采地。

          "铠,我的名字。"看着眼前这个刚刚还张牙舞爪,现在突然又垂头丧气的小狼,铠突然感觉很有趣,脱口而出了自己的名字。守约动了动耳朵,但是还没有放松警惕,谁知道这个人要对自己做什么呢,毕竟之前的人,可是没一个把他当同类看待,谁又知道这个人会有什么幺蛾子事。跟在铠身后老管家新奇地看着这个狼崽,自家少爷很少和人交流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怎么就对这个小孩儿产生兴趣了。

         "咔哒"清脆地开锁声让守约回神,大脑里第一反应快跑,有机会跑掉了,身体先大脑一步向外冲去,未曾防备手臂被猛地一拽,整个人都向后倒去,条件反射地转身咬了下去,血腥味迅速充溢了鼻腔,管家惊呼一声急忙扯开狼崽,但是铠的手腕上已经留下了深深的牙印,血从两个洞眼里涌出,铠的脸也唰地白了一层,但是并没有吵闹,皱着眉头让管家包扎。守约突然感觉自己这次好像做错事了,也不逃跑了,乖乖坐在地上等待责罚。耳朵软软地耷拉了下来,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怎么回事。"一个沉稳的男声从门口传来,是铠的父亲,他刚处理完事务回来就听见了管家大呼小叫的声音,所以匆匆赶来看看发生了什么,管家看清来人急忙起立深深鞠了一躬,男人摆了摆手,看见自己儿子坐在床沿上,一脸苦愁大恨地给绷带打上结,原本就臭屁的小脸,更加黑了。又看了眼旁边蔫蔫的小狼崽,心下就明白了七八,不由好笑地摇了摇头,不过能让自己儿子吃亏,也到有点意思。至于自己儿子疼不疼这个问题,他倒是想都没想,作为自己的儿子怎么可以因为这点小伤就哭叽叽。

          守约咬伤了铠,心下本来就很忐忑,这个男人的出现更让他油然而生了一种害怕,他的本能告诉他那个男人很危险,现在他做错事情了,会不会被打死。耳边传来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守约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地战栗了起来,他从未如此感到恐惧,听到脚步声停下了,他不由自主地紧紧闭上了眼睛,要被打了!突然感觉自己头顶被揉了揉。

          ?!

          守约猛地睁眼,抬头看向那个高大的人,和他想的不同,那个男人嘴角带着笑意,并没有伤害他的意图,看到小狼崽错愕的眼神,男人默默吐槽,自己有这么可怕?但是脸上笑意未曾减少"守约啊,要不要和铠一起训练。"训练?守约的耳朵动了动,什么训练?这是报复么?让我被揍?一想到这里小脸唰地白了。"你怕了?"铠臭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守约没心思理他,恐惧让他抖得像筛子一样。

          铠看出了他这个小伙伴的害怕,不过他不太明白这有什么好怕的,难道这个家伙是个怂包?那他买他有什么乐趣可言?"不就是学格斗么,有这么害怕?"嗤笑一声,凯的眼神里也带上了一丝不屑,突然就失了当初想让父亲买下他的那种心情,没想到也是个无聊的人。

          学格斗?学习?不是被打?守约一听不由自主放松了下来,不过他也听出了男孩语气中的不屑,怒气冲冲地瞪了铠一眼,对面也互不相让,两人齐齐哼了一声扭过头。男人哭笑不得看着这两个互相嫌弃的小孩,不过也欣慰自己的儿子终于流露出了一丝小孩子的脾气,看来买下这个狼崽的选择还是正确的。训练个人狼陪着自己儿子也挺不错,微微点了点头,嘱咐身边下属,以后训练课程加上这个小狼崽。至此,百里守约总算是安安分分住下了。

评论(2)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