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光景

铠约,盾铁,超蝠,贱虫|・ω・`)摸鱼写文的鱼摆摆

【铠约】玫瑰奴隶01(自娱自乐产物)

【文章题目出自(林二汶  —《玫瑰奴隶》)这首歌,实在想不到题目了,遁逃。这首歌还挺有感觉的,推荐一波吧。持续ooc自娱自乐自吃粮,突然就想写个主仆关系。里面会有一些生物出没,人物个性大概就是。冷漠主子凯x隐忍下属守约】

个人设定,背景是虚构大陆欧里泽大陆,由于科技进步和人类物种进化,普通人类和异能人并存的乌尔塔帝国逐渐成为大陆上的霸权国。

————————————————————————————
         殴里泽大陆上,乌尔塔帝国中心最大的的拍卖所,
今夜人声鼎沸,一周前拍卖所就放出了消息,将会拍卖几个稀罕的物件,尤其是听说即将拍卖两个稀有物种,还有几处新挖掘的的珍稀矿脉,这几样都让这个国家的上层投资者蠢蠢欲动。

        金碧辉煌的拍卖大庭,人声鼎沸,一层有不少前来看热闹的群众和想捞点油水的暴发户,而二楼vip包厢,则是当代最为富有的投资者们,用特制材料制成的墙壁,让里面的人可以清晰看到拍卖场中央的东西,而外部的人却无法窥见内部,完美保护贵客隐私。

        其中一个包厢内,精干高大的男人坐在真皮沙发里,刀刻一般的面容,散发着难以亲近的气息,百无聊赖地翻看着拍卖物件的顺序单,周身环绕的高大保镖证实了他身份的不同一般,而这位大人物的身边端端正正坐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一脸的严肃,还很稚嫩的脸庞上却已经隐约可以看出和男人有几分相似。

         这次他们的目的主要是那几条珍稀矿脉中的一条,那条矿脉对此次家族的新型武器开发十分重要,男人看了眼身边专注又冷漠的儿子,叹了口气揉了揉毛茸茸的小脑袋,当然如果自家儿子喜欢上了别什么,他这个当父亲的当然不会吝啬一点小钱,不过他这个日益沉默的儿子,估计这次也不会有什么需求了,男人有些忧心忡忡地想到。

        随着灯光熄灭,嘈杂的人声渐渐安静了下去,随着聚光灯打在了拍卖台的中央,拍卖师款款出现在灯光下,摘下他的帽子,绅士地向四周众人鞠躬,那两撇滑稽的小胡子是他的标志形象,乌黑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了两圈,闪烁着精明的光芒,。
      
       "尊贵的宾客们,欢迎来到帕丽斯拍卖场!"拍卖场里响起了掌声和口哨声,拍卖师满意的感受了片刻的欢呼,微微抬手示意众人安静。在声音渐渐停息后,拍卖行先象征性地先拍卖了一些小物件,无非是一些见怪不怪的古董,前人的字画,陆陆续续有人出价拍走了,有人已经开始不耐烦了,焦急得等待着那几个压轴的物件。

         终于千呼万唤中,人们迎来了第一个好东西,随着一块蒙着黑布地四四方方地东西被推上舞台,拍卖师故作神秘地做出嘘的手势,滑稽的表情逗的人们哈哈大笑。但是随着黑布地扯掉,人群里传出了惊呼声,一个妖娆的身影款款从箱子中走了出来,圆润又白皙的手指,牵上了拍卖师绅士递来的手,婀娜的体态,纤细的腰肢,一种浑然天成的媚态,头顶不时抖动的耳朵还有身后蓬松摇摆的大尾巴表明了她的身份特殊,更为动人的是她水汪汪的眼睛,像是饱含深情,哀怨这又缠绵,让人只需一眼就被迷的七荤八素。

        在人们的惊叹声中,女子微笑示意众人,丝毫没有作为拍卖品的不悦情绪,拍卖场的空气仿佛都炙热了起来。拍卖师擦了擦汗,再次履行他的职责开口科普到:"这是天生带有魅惑技能的狐族混血,代号"妲己",由边境某冒险队捕获拍卖,物种十分珍贵,性格温和杀,伤力很低,有谁能拒绝这位美丽的女士呢?起步价500万!"

         起步价刚刚提出,价格就不断攀升,且不说这种混血物种很难一见,更别说这种性感的尤物,还有一项天生的魅惑技能,只需要她委委屈屈的一瞥就能让人趋之若鹜,无论是哪个方面都有很大用处。最后价格在1500w定下,三次无人加价,由二层一位成功拍下。在大家或者嫉妒,或是羡慕的目光里,妲己由工作人员引导,扭动着纤细地腰肢走下了拍卖台。

        有了"妲己"做了铺垫,人们的情绪也不由得高涨了起来,伸长了脖子等待下一个宝贝的出现,而拍卖所也不负众望,又推出了一个黑布蒙着的笼子,在人们的口哨声中揭开了幕布。

        尖尖的耳朵暴露在了聚光灯,轻轻的抖动,居然是一个人狼混血,这类物种因为难以驯服和凶残,在历史的战争中差点灭绝,台下的人群里传来小声的惊叹,少年身上套着宽大的衬衫,八九岁的年纪,因为身形瘦弱而显得衣服空空荡荡的,被洗干净的清秀脸蛋上,还有因为划伤而留下的细小的疤痕,但是并不影响整体给人带来的赏心悦目感,浅红的瞳孔里闪闪烁烁着恐惧,但是更多的是反感和厌恶,还有一种莫名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沉静和稳重,这是个还有凶性小狼崽。
       
         拍卖师听到台下的反应颇为满意,介绍的声音也洪亮了不少:"这是北部森林里难得捕获的人狼,这个种族很少进入众人的视线,甚至被怀疑已经灭绝,能够捕获实属不易,我们一共发现两只,而且更加少见的是,他们听得懂人语,不过很可惜中途跑掉了一个,所以这只更加珍贵。"

         为了展示小狼崽的健康,拍卖师命令笼子中的少年站起来并转个圈,获得满是憎恨的白眼一对,见到少年坐在原地不为所动,这个两撇小胡子的男人难免有一丝尴尬,回瞪了一眼,没想到这个小男孩头一扭,一脸懒得理他的样子,听到台下哄笑起来,男人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配合着干笑两声,虽然很有调教这个狼崽一顿的冲动,不过他可不敢伸手进笼子,这个狼崽刚逮到的时候听说活生生咬下饲养员手上一块肉,另外一个抓捕的人更是满手满脸的抓痕,还好伤口不深,不然破相都是轻的。

         凶性未除也是个棘手的事情,拍卖师轻轻摇摇头,要不是卖家急着出手,等到训练一段时间拍卖价格还可以再高点。"各位这只狼崽还保留着很强的野性,不过身体素质极佳,所以起拍价仅仅500w。"报出价格后,台上有些骚动,虽然说确实是个罕见的物种,但是怎么说,少年还是没有刚刚的狐族少女来的受欢迎,毕竟是个战斗种族,看这个样子凶性还在,估计很容易伤人,如果说是缺个仆人的话,驯服肯定会花一大把力气,得不偿失。

         当然也有些口味与众不同的大款,思忖了一会儿台下陆陆续续开始加价。"550w一次!""600w一次!""650w一次!"。

         二楼的贵宾席中,原本一直安安静静观察中央的小男孩意外地扯了扯自己父亲的袖子,冰蓝的瞳孔里淡淡的看不清情绪"父亲,我想要这个。"男人有些惊讶的看向自己的儿子,又看了看台中的那个狼崽子,随后又感到有点惊喜,自从孩子的母亲去世后,他的儿子一直处在自闭状态,基本不与人接触,也从没有要求过什么,安安静静成熟的可怕,这让他一直很担心,存着带他出来透透气的目的来这个拍卖行,没想到儿子居然破天荒有想要的东西,当然买,男人原本并不打算买下那个孩子,不过现在肯定是要拍下了,反正也不缺这点小钱,再凶又怎么样,他年轻的时候什么凶猛的人和生物没见过,大不了自己亲自上手,只要儿子开心就好。

         "700w"男人出价,场面静了一会儿,又有人有点不甘心地加价"750w。"男人皱了皱眉头,继续价"800w",这下台下没动静了,800w买个小狼崽,如果说是只是为了图个新鲜,还是不太划算的,况且出价的那个人在二楼的贵宾室,一看就是不好惹的角色,一时噤了声,男人满意地点了点头,台上拍卖师开始倒计时"800w一次""800w两次""800w三次""恭喜这位先生拍的这只稀有的人狼。"拍卖师举起手示意了一下,几位工作人员上台抬走笼子,台下响起掌声,而笼中的少年,呆呆地看了看头顶的聚光灯,耀眼刺目的光线,让他眼前有模糊,本来饱含凶意的眸子里流露了一丝迷茫还有放弃,笼子的晃动让他微微晃了神,接下来等待他的会是什么样的生活呢,罢了,反正也不会好到哪里吧。

         手上被戴上镣铐,小狼崽静静坐在笼子里等待他的买主,蜷成团,早就没了台上那种威风,虽然好像很凶的样子,但是毕竟还是个孩子,说不害怕的假的,这些家伙的凶残他在被抓的时候就体验过了,还记得那个带着电流的铁网,酥麻的痛感遍布全身的感觉,像千万只蚂蚁在啃咬,因为挠抓他的人,他被一顿鞭打教育,直到皮开肉绽昏死过去。不过被打成这样他也未曾真正屈服过,在被饿了两天头昏眼花的时候,原主估计是觉得蔫蔫的狼崽没什么攻击性了,送食的人索性打开了笼子来观察,结果乘着饲养员不注意,他用力咬了一口那个人,生生扯下了一块肉。眼看这个家伙怎么都驯服不了,渐渐有些让人腻烦,这才让抓他的人放弃自己饲养的想法,不耐烦地把这个小狼崽扔到了拍卖行。

        也许又会饿肚子了吧,小狼崽模模糊糊地想到,不过还好弟弟跑掉了,这可能是让他唯一欣慰的地方了吧。

        仓库的门响了起来,隐约听到谈笑声,小狼崽警惕地看了过去,那个每日给他送饭的人陪着笑引导着一个高大西装革履的男人,不过相比那个男人吸引他的是那个默默牵着男人手的一个小男孩,居然和他有着一样的银色头发,穿着很精致,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脸蛋还有点肉乎乎的,严肃地看着他,一副小大人的感觉,湛蓝的眸子像天空一样干干净净,专注地上下打量。

        四目相对,蓝眸的小男孩主动松开握着父亲的手,走到了笼子前,小狼崽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呆呆地,居然没有凶他。这个小男孩太好看了吧,小狼崽模模糊糊想着,耳尖抖了抖,思绪被小男孩的问话打断了,"有名字么。"男孩皱着眉头,一本正经的样子,小狼崽眨巴眨巴眼睛。

         还没等他说什么,小男孩就斩钉截铁地下了定论"那就是没有了。"男人看到这两个小孩大眼瞪小眼地样子被逗乐了,尤其自己儿子把那个小狼崽唬弄地一愣一愣的,笑着摇摇头,"史书上曾记载北部森林的人狼应该是百里一族的了,要不就叫这孩子百里。。。"

        这个名字,还没出口就被儿子打断了"守约,百里守约。"男孩生硬地强调到,男人被哽住了,看向儿子头也不回的背影,沉思了少许,叹了口气,也跟着离开了。

          小狼崽,不,现在应该叫百里守约,刚想反驳不知道怎么又闭上了嘴,他其实有名字,但是他讨厌那个名字。百里守约么?他想着这个名字好像还可以,麻醉针扎到后颈都没有察觉,晕倒之前,脑海里响起自己的声音,那就叫百里守约吧。

评论(4)

热度(116)